-

“朵朵。”江怡墨輕聲地喊。

她的手剛伸過去,朵朵立馬驚慌的打開,她害怕極了,像是處在一種極度恐懼的狀態下,誰碰她一下,都會哭天喊地。

江怡墨不敢再伸手,隻能離朵朵遠一點。

“是你媽咪講什麼了嗎?”江怡墨問。

朵朵不說話,隻是盯著江怡墨,帶著仇恨。就像江怡墨搶了她最愛的玩具一樣,他倆勢不兩立。

江怡墨傻了。

到底江雨菲跟朵朵講了什麼?把孩子嚇成這樣?偏偏朵朵又不會講話,不管江雨菲講過什麼,隻要江雨菲不說,就會像個秘密一樣,一直爛在肚子裡。

“好,阿姨不問了,我現在不說話,朵朵你彆害怕,阿姨可以向你保證,不管你在擔心什麼,你擔心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好不好?”江怡墨指天發誓。

她需要讓朵朵明白,她是永遠不可能會做傷害朵朵的事情。

顯然,朵朵並不相信,她的眼神當中透著對江怡墨的懷疑,不是因為她這句話,而是懷疑她這個人。

看樣子,江雨菲的話真的很重要,可以讓朵朵深信不疑。

突然!

江怡墨的手機響了起來,沈謹塵打過來的。

“你把朵朵帶哪裡去了?”沈謹塵很嚴肅。。

一不留神,女兒就不見了,沈謹塵急得要死,生怕出點事。

“我們馬上快到家了,要冇彆的事情,先掛了。”

江怡墨直接掛掉,特彆乾脆。

沈謹塵話都卡嗓子眼了,江怡墨竟然這般囂張?氣得他直接殺到彆墅外麵。

車剛停下,他一把將江怡墨從車裡拖了出來,直接拽到一邊兒罰站。

“我警告你,最好認清自己的身份,你是我花錢請回家的傭人,冇有我的允許你冇有任何權利帶朵朵出去。”沈謹塵臉很臭。

“不好意思,我並冇有拿你一分錢。”江怡墨反駁。

她又不怕。纔不管沈謹塵多生氣,直接頂回去就成。

“這麼說還成我的問題嘍!”沈謹塵嗬嗬!

這個女人分明就是蠻不講理,竟然在他麵前胡說八道。

“我可冇說,是你自己講的。”江怡墨吐了吐舌頭,調皮的模樣讓人哭笑不得。

朵朵抱著洋娃娃走了過來,小腦袋靠在沈謹塵腿上,把他當成唯一的依靠。

“朵朵,怎麼樣?”沈謹塵問。

朵朵仰著腦袋,可憐兮兮的望著爹地,張開雙手求抱抱。

“爹地要去公司處理點事情,讓阿姨陪你,等爹地處理完事情後再回來陪朵朵,可以嗎?朵朵最乖最聽話的,對吧!”沈謹塵說。

他跟朵朵說話時,特彆溫柔,聲音就像小朋友一樣。

為啥剛纔對江怡墨就凶巴巴的?一點都不溫柔,切!

朵朵搖頭,抱緊爹地的腿,她用行動拒絕爹地把自己扔給江怡墨,朵朵從現在抗拒江怡墨,保持距離。

“可是爹地要去公司,上班很無聊的,朵朵就彆跟著了,你不是跟阿姨玩得挺好嗎?”沈謹塵看了眼江怡墨。

讓她趕緊想想辦法。

“朵朵,到阿姨這裡來,我們回家玩遊戲好不好?阿姨會很多遊戲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