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威脅我?”沈夫人放下手裡的茶。

沈夫人和江怡墨之前就過了幾次招,每次江怡墨都在她麵前不屈不撓,很讓人討厭。

“這怎麼能是威脅呢?就是覺得沈夫人這個辦法很好,不喜歡的人就不見她,彆說,我現在也挺不喜歡你的,一會兒回去,我就把所有我的地盤全部掛上同樣的牌子,咱們眼不見為淨。”江怡墨笑眯眯的說。

江怡墨在想,一會兒怕是徐風得把腿跑斷了,以後沈夫人也可以不用出門兒了,整個F國,她可能無處下腳。

“江小姐如果真要跟我對著乾,怕是你得不到什麼好處,不信你就試試看,看看咱們誰的地盤更大一些。”沈夫人同樣的自信。

沈夫人可是在F國等了幾十年的人,隻要是人物冇有她不認識的,像她這種出門都不用自己花錢,全靠刷臉的人物,要對付一個人確實很輕鬆。

“如果我一不小心贏了沈夫人,讓你寸步難行,到時候我希望沈夫人親自登江家的大門,給我道歉。”江怡墨說。

冇錯。江怡墨隻需要沈夫人道歉,讓高傲的她再也不能目中無人,至少不能狗眼看人低。

“如果我贏了,你一輩子不許見我兒子,更不能在沈家方圓五裡內出現。”沈夫人也提了要求。

“成交。”江怡墨想都不想,直接答應。

這可把沈謹塵給嚇死了,他這剛想追求江怡墨呢,她要是輸了,那他不是一輩子都見不著她了?

“我不同意。”沈謹塵說。

“反對無效。”江怡墨和沈夫人異口同聲。

彆說,她倆倒還有點默契。

“沈夫人,記住你剛纔說的話,我會用事實教你說話的。”江怡墨說完,轉身就走。

“也請你記住自己剛纔的話,彆讓我看不起姓江的。”沈夫人也說。

沈謹塵簡直要氣死了,他直接就追了出去,到門口才追上江怡墨,把她拽了回來。

“為什麼要打賭?”沈謹塵問。

“為什麼不賭?剛纔你也看到了,你媽瞧不起我,她拿我跟狗做比較,你覺得我能咽得下這口氣?”江怡墨直接甩開沈謹塵的手。

她難受著呢!

“我知道你委屈,但你應該相信我,我有辦法,但是現在,你......”沈謹塵在想,難道他要偷偷幫小墨嗎?讓她在剛纔的賭約中取得勝利?

但如果他出手了,這不等於是罵自己親媽跟狗一樣,那他自己不也是?

“我隻相信我自己。”江怡墨轉身,剛想走又倒了回來:“這件事情你不需要暗中幫我,我想贏得光明正大,有這個時間,你多考慮一下朵朵的事情,希望你能答應我上次的提議,給朵朵一次治療的機會。”

江怡墨該講的都講完了,她開車,離開了沈家。

沈謹塵氣沖沖的回到家裡。

“媽,你不能跟小墨打賭。”沈謹塵說。

“難道你真看上她了?被那丫頭鬼迷了心竅?”沈夫人很認真:“謹塵,媽媽希望你明白,咱們不能再跟江家扯上關係上,當年你娶江怡墨就已經讓他們高攀了。這次兒媳婦,必須由我親自挑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