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夫人已經有了人選,她最近見了不少名媛,都是數一數二的,哪一個不比江怡墨條件好?人家還乖巧懂事,不會事事添堵。

“媽,我今天也表明自己的態度,沈太太的位置隻能江怡墨來坐,誰都不可以。”沈謹塵講完,轉身就走,他這次不會給任何人麵子。

“謹塵,你......”沈夫人簡直要氣死了。

她不可能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她有辦法阻止的。沈夫人走出去,坐在車裡,一邊回老宅一邊給秦子墨打了電話,是秦子墨主動找的沈夫人。

“我在跟江怡墨打賭,如果她輸了,就不會再糾纏謹塵,並且不會出現在沈家彆墅方圓五裡的地方。”沈夫人說。

“沈夫人需要我做什麼?”秦子墨臉上的笑很陰險。

“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能不能得到江怡墨就看你了。”沈夫人掛了電話。

沈夫人和秦子墨的合作算是各取所需。沈夫人不希望江怡墨和沈謹塵在一起,秦子墨也是一樣的。和目標一致的人做朋友,是最有趣的。

江怡墨回家後就把自己關在了臥室裡,她給徐風打了電話。事情很簡單,讓徐風去辦一件事情,她需要讓沈夫人和狗不得入內這個牌子,在F國大大小小的門店,公眾場所全部掛起來,並且每個地方都必須派兩個保鏢站崗。

這一次,江怡墨要捍衛自己的尊嚴,就算會把沈夫人徹底得罪,從此再無好感,她也必須這麼做,江怡墨做事情從來隻圖自己爽,其它人爽不爽關她屁事呀!

再說了,是沈夫人先欺負人了,江怡墨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

徐風接到命令時,差點被嚇死了,這是什麼遊戲,完全看不懂呀,BOSS的惡搞真的越來越奇特了,不過徐風還是照做了。

這件事情更是在兩個小時內透到了景沐辰耳朵裡,他連江怡墨和沈夫人賭約的內容都知道。

其實。

景沐辰如果在這個時候推波助瀾一下,小墨就會徹底對沈謹塵死心,至少不會成天想去找沈謹塵。但景沐辰並冇有這麼做,他是不可能讓所有人看小墨的笑話,隻是為了滿足他想把小墨帶回TM集團總部的心思。

景沐辰讓助理吩咐下去,隻要誰敢掛上江怡墨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便是與他景沐辰作對,與整個TM集團做對,如此,景沐辰便不會放過他們。

TM集團和沈氏集團,孰輕孰重讓他們自己去掂量。

這個看似平靜的夜晚,卻在發生著很不平靜的事情。江怡墨打完電話後就開始呼呼大睡,她特彆的淡定,因為她給徐風下了死命令,事情辦不成直接讓他殺青。

徐風還不得玩命的去拚呀,明天早上起來看結果就可以啦!

清晨!

沈夫人出門,她隻是坐在車上,並冇有下車。

街上那些門店,早餐店,酒店,餐廳,飯店,商場乃至一些小門店全部都掛著一樣的牌子:沈夫人和狗不得入內。

更過分的是那些公交車站台,地鐵站廣告,商場前的電子屏,全部都是一樣的字眼,就好像一夜之間,整個F國的大大小小可以打廣告的地方全部被侵襲了一般,全部都是一模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