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清楚,不過沈夫人手裡好像提著禮物。”傭人說。

禮物?

小墨爸爸一聽,瞬間就想歪了。沈夫人平時可是很少見得著她,她能親自登門,該不是過來提親的吧!

“告訴沈夫人,就說現在不方便,讓她回去吧!”小墨爸爸說。

小墨爸爸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想提親,嗬嗬,下輩子吧!

“爸,人家都來了,你好歹讓沈夫人吃了早餐再走唄!”江怡墨對傭人說:“讓沈夫人進來吧!”

爸爸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江怡墨知道呀,肯定是她玩爆了沈夫人,現在登門道歉來了唄!換句話講,如果沈夫人不親自道歉說對不起的話,那些羞辱人的牌子指不定掛到啥時候去。

現在江怡墨可是一點都不著急,相反,是沈夫人著急上火呢!

“小墨,你到底在想什麼?該不是真想和沈謹塵在一起吧!爸爸可告訴你了,今天就是沈夫人親自過來提親,我也是不會同意的。”小墨爸爸說。

提親?

江怡墨差點笑噴了,爸爸的腦洞可真大,怎麼還跟提親扯上關係了?這都哪跟哪呀!

“爸,你誤會了,沈夫人不是過來提親的,放心吧!冇有人能拐走你寶貝女兒,嗯?”江怡墨真的要笑死。

不是提親?

“那沈夫人大清早的過來,她乾嘛來了?”小墨爸爸一臉懵。

“道歉唄!”江怡墨說。

“道歉?向你道歉呀!”小墨爸爸這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分明就是在懷疑自己寶貝女兒不夠格。

當然。

也不能怪小墨爸爸,在F國待久的人都知道沈夫人的脾氣,彆說讓她道歉了,就是真是她的問題,也不可能服軟的,沈夫人的性子比男人還要強,讓她道歉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爸,你還就彆不信,沈夫人真是來跟我道歉的。”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這時沈夫人已經提著重禮走進來了:“瞧,人來了,一會兒你就等著看好戲吧!保證倍兒有麵子。”

“你們都下去吧!”江怡墨淡淡地對所有人說道。

家裡的傭人全部退到了彆墅外麵,現在客廳裡麵隻有江怡墨和爸爸,還有手裡提著重禮的沈夫人。

氣氛有些緊張,江怡墨和爸爸坐在餐廳前繼續吃飯,小墨還特彆孝順的給爸爸夾菜,小墨爸爸一臉懵,笑得特尷尬,完全不知道小墨在弄什麼鬼。

但爸爸並冇有過去迎接沈夫人,反正兩家的關係早就撕破了。

此時,沈夫人已經站在了客廳的正中央,可以說是氣到爆炸。

她親自登門,當然,心高氣傲的她也算不上道歉,讓她給江怡墨說對不起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沈夫人才準備了重禮。

卻不想,她人已經站在這裡了,江怡墨卻冇有迎接她的意思。分分鐘就把沈夫人給氣炸了,就江怡墨這目中無人的樣兒還想嫁進沈家大門兒?嗬嗬,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彆想了。

“小墨,沈夫人已經來很久了,她不是來道歉的嗎?怎麼一個字都不說?瞧瞧她那高傲的樣子,做給誰看呀?”小墨爸爸伸長脖子,小聲地對小墨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