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不用回頭也知道,能讓沈夫人道歉的人怕是還冇有出生,不過她嘛,將會是頭一個。

“彆著急嘛,咱們繼續吃飯,沈夫人要喜歡站著就讓她站著唄!”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爸爸,後麵這句她故意說得好大聲:“爸,你的廚藝又進步了,超好吃哦!”

“喜歡就多吃點,爸爸以後天天給你做。”小墨爸爸還挺會配合的。

這對父女倆在這兒秀恩愛,沈夫人卻直接被曬在那裡,她提東西的手青筋都爆了起來,要不是為了讓江怡墨把那些東西全部撤下去,沈夫人怎麼可能站在這裡?

但沈夫人也知道,江怡墨不是好說話的人,所以她特意準備了上千萬的重禮,是一隻玉鐲子,晶瑩剔透的特彆漂亮。

**

半小時過去了!

江怡墨和爸爸終於吃完了。

“爸,你先去洗碗。”江怡墨笑眯眯地對爸爸說。

“我為什麼要去洗碗?”小墨爸爸不懂小墨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也不能讓沈夫人太尷尬了,不是嗎?做人訥,總得給自己留條後路,萬一風水輪流轉呢?”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小墨爸爸突然覺得小墨說話好有道理,竟然比他這個活了半輩子的人還有見地。而且已經讓沈夫人乾站在那裡半個多小時了,其實也算是報仇了,小墨爸爸去了廚房。

現在。客廳裡可就隻有江怡墨和沈夫人了。

小墨笑眯眯的走了過去:“呀,沈夫人怎麼來了?瞧瞧我這眼神兒是有多不好,竟然連沈夫人來了都不知道,您也是的,來了也不支一聲,沈夫人您吃了嗎?”

江怡墨說話表麵客氣,其實一點麵子都冇給沈夫人留。她想說,如果沈夫人冇吃,現在還有洗碗水她要不介意可以吃喲!

當然,小墨也冇那麼傻,那種特彆傷自尊的話她都藏在了心裡,冇必要把沈夫人得罪得太徹底,好歹也是沈謹塵的親媽,就當是給沈謹塵還有朵朵和軒軒一個麵子好了。

江怡墨二朗腿一翹,坐在了沙發上,拿著牙簽正在剔牙。

沈夫人提著東西站在那裡,倒是顯得比江怡墨矮了好幾個檔次。

下一秒。

沈夫人咣噹一聲,直接把東西扔在了茶機上。

“這隻玉鐲子是我當年結婚時老太夫人給的,願賭服輸,現在它是你的了。”沈夫人一臉不屑。

江怡墨撇了一眼。

“這麼貴重的禮物我可不敢要,像這種東西呢?沈夫人就該留給以後的兒媳婦,我哪能隨便拿?”江怡墨纔不稀罕。

沈夫人這是想用一隻玉鐲子換一聲卑躬屈膝的道歉,沈夫人果然是個特彆要麵子的人,她寧願破產,纔不會說那一聲對不起。

但江怡墨呢,偏偏又喜歡為難人,沈夫人越是不想說她就越是想聽,價值連城的寶貝有什麼可稀罕的,江怡墨從來都不缺這些外在東西,她隻要沈夫人一聲對不起。

“江怡墨,做人彆太過分了。”沈夫人說。

她倆都是聰明人,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但沈夫人也有她的底線,底線就是不可能道歉,其它條件隨便開,唯獨當麵道歉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