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沈夫人是真的很討厭我,連這點信任都冇有。”江怡墨笑眯眯地說。

她又不是一定要為難沈夫人,還不至於出爾反爾。

“好,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沈夫人語氣很生硬,但她確實也是道歉了,至於對不起是真的從她嘴巴裡講出來的,光是這一點就很難得。

江怡墨也冇啥要求,道歉就可以,她不會過分為難人。

小墨爸爸洗好碗,他剛走到廚房門口,就看到沈夫人在向小墨道歉,對她說對不起,爸爸簡直要嚇死了,他可是認識沈夫人好些年頭了,頭一次看到沈夫人向人道歉。

小墨爸爸不得不懷疑,小墨這是用了啥手段呀,還是沈夫人吃錯了藥?咦,搞不懂,搞不懂,徹底搞不懂了。

“道歉我已經道了,希望你記住自己剛纔講的話。”沈夫人轉身就走,她是真的被江怡墨給氣到了。

通過今天的事情,沈夫人更加討厭江怡墨了,以後想進沈家大門兒,除非從她的屍體上踩過去。沈夫人轉身,她突然胸口一悶,直接就給倒了下去。

頭一次被人這麼玩兒,能不氣吐血纔怪了。

“沈夫人,沈夫人?”江怡墨趕緊跑過去把沈夫人扶起來。

誰知道沈夫人這麼不經氣呀,不然小墨剛纔就悠著點了,其實小墨真的手下留情了,她平時對付其它人的時候可比剛纔狠多了,是沈夫人自己太小氣了。

小墨爸爸也趕緊跑了過來。

“爸,你馬上去開車,咱們送沈夫人去醫院。”江怡墨說道。

“好。”

爸爸直接跑了過去,傭人過來和江怡墨一起搭手,把沈夫人扶到了車上。

兩小時後!

超級VIP病房裡。

沈夫人醒了過來,江怡墨一直在病床旁守著。沈夫人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江怡墨,氣得她直翻白眼兒。

“彆這樣看我,是我送你來醫院的,你該感謝我纔是。”江怡墨笑了笑,她發現沈夫人是真的高傲。

“感謝你?”沈夫人冷笑:“感謝你把我氣暈嗎?”

“是你自己太小氣,關我什麼事?”江怡墨說。

“你......”

“我什麼我,本來就是呀,是你先侮辱我的,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你看我就一點兒不生氣。”江怡墨笑眯眯地說。

沈夫人把臉轉開,她不想看到江怡墨,怕再一次被她氣暈過去。

江怡墨拿著杯子去接了杯熱水過來,水很燙,她捧在手心裡吹了好久。

“喝水嗎?”江怡墨問。

雖然小墨說話的口氣一直不好看,但看得出來,她對沈夫人還是蠻不錯的,至少其它人根本就冇有這個待遇,小墨的手掌心都被滾燙的玻璃杯給燙紅了。

“不喝。”沈夫人繼續把臉轉開:“你彆想試圖討好我,我不會同意你和謹塵在一起的,想進沈家大門,除非從我屍體上踩過去。”

“誰稀罕,我江怡墨喜歡誰,想進誰家的門兒,從來不用經過任何人的同意,所以呀,你反對無效。”江怡墨直接把床搖起來:“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