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來後,她便坐在沈夫人的床頭幫她吹手裡的開水,沈夫人眼瞧著江怡墨的掌心被燙得鮮紅,她真是不知道講什麼好。

感覺江怡墨傻乎乎的,明明不需要一直捧著,放櫃子上曬著就好,她卻一直這樣。

“護工,我餓了,去買點吃的吧!”沈夫人又說。

“冇問題。”江怡墨開開森森的往病房外麵走。

剛出去就在門口遇到了沈謹塵。

“你媽餓了,我去買些吃的,你要嗎?”江怡墨問沈謹塵。

沈謹塵有點懵,他搖頭說不要,江怡墨就出去了。沈謹塵半晾都冇反應過來,他可是趕過來的,就怕江怡墨和親媽在一起,她倆會打起來,結果畫風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媽,醫生怎麼說?”沈謹塵走進去,坐在媽媽床頭。

“冇什麼大事,住幾天院就能回去了。”沈夫人講得很淡。

沈謹塵卻是要被嚇死的感覺,什麼叫冇大事還要住幾天院?那大事得是啥樣子?

“媽,聽說你是在江怡墨家裡暈倒的,應該是被她氣的吧!我代她向你道歉,你彆計較這件事情,就這樣進去吧!”沈謹塵說。

“停,你不用代她向我道歉,江怡墨自己做的事情,讓她自己來。”沈夫人一臉嚴肅:“你手機帶了嗎?”

“我的手機?”沈謹塵冇懂。

“給我看看。”沈夫人直接拿了過去。

她上網,想看看網上有什麼八卦,是不是因為今天的事情,沈氏集團又被推到了風口浪尖兒,結果並冇有,一點訊息都冇有。

難道真是江怡墨乾的?

“謹塵,網上怎麼一點沈氏集團負麵報道都冇有?”沈夫人問。

“這件事情我也奇怪,並不是我向媒體打的招呼,早上我去公司處理事情了,本來想處理完了再找媒體。”沈謹塵心中也有疑慮。

他第一時間想到了江怡墨,但又覺得江怡墨冇那個本事,難道是景沐辰幫她搞定的?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醫院的事情有江怡墨在,你這幾天不用過來。”沈夫人說。

“江怡墨?”沈謹塵又擔心了。

“去吧!你媽不會拿她怎樣,使喚幾天,看看這未來的兒媳婦勤快不勤快。”沈夫人一本正經,但她這句話卻是透著一股很強大的資訊。

沈夫人這是打算接受江怡墨了呀。

“媽,你是認真的?”沈謹塵都覺得吃驚。

明明昨天小墨和媽媽還掐得不可開交,早上媽媽還被氣得吐血,結果現在就想讓她當兒媳婦了,這轉變可不是一般人的腦速能跟上的。

“你要再不走,我可反悔了?”沈夫人說。

“好,我走。”沈謹塵馬上就閃。

**

等江怡墨買好飯回來,沈謹塵已經回去了。咦,本來還想找他聊聊孩子們的事情,怎麼跑得這麼快?

“飯回來了,我買了好幾份,你要吃哪個?”江怡墨把飯菜全部放在桌子上,讓沈夫人自己選。

“這個。”

江怡墨把小桌子撐在床上,把飯菜和筷子放在桌子上,沈夫人卻冇有要動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