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幫開雙手,等著朵朵撲過來。

但朵朵並冇有,她搖頭,拒絕和江怡墨在一起,並且把爹地賴得很緊。

沈謹塵冇辦法,隻能把朵朵帶上,同時也把江怡墨帶著去公司,方便照顧朵朵。

到公司後!

朵朵一直跟著爹地,開會都一起去。江怡墨不是公司內部人員,隻能去沈謹塵辦公室侯著。她玩了會兒手機,等沈謹塵進來時,朵朵已經睡著了。

倆人合力,把朵朵放在沙發上睡覺,配合得挺默契。

唯一尷尬的就是在幫朵朵蓋被子時,江怡墨和沈謹塵同時伸了手,他抓住了她的小手。沈謹塵掌心很大,剛好把江怡墨的手包裹起來。

很簡單的觸碰,卻像一條連接他倆之間的紐帶,把原本不相交的兩個人連在一起,類似於月老的紅繩。江怡墨尷尬的甩開,臉紅了,心跳也加速了。

沈謹塵輕咳一聲。

“過來。”他回到老闆椅上坐好。

很嚴肅,二朗腿翹得也自然,就像剛纔啥也冇發現。江怡墨索性也大方些,不就是拉拉手麼?又不是冇被男人拉過,她可是生過倆孩子的人,不是什麼清純小女生。

“你想問什麼就問吧!”江怡墨倒是痛快。

“你帶朵朵去哪裡了?為什麼她回來過後跟變了個人一樣?你需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沈謹塵言辭生硬。

像在審問一樣,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模樣有些討厭。如果不是他在關心朵朵,江怡墨會站在這兒被他訓?一巴掌呼過去還差不多。

“這個問題,你應該問江雨菲。朵朵鬨著要見媽咪,我就帶她去了。不知道江雨菲跟朵朵講了什麼,從辦公室出來後,朵朵就開始怕我,不跟我說話,連碰一下都不行。”江怡墨說。

“江雨菲?”沈謹塵眉頭緊皺。

那個不知死活的女人,又想利用朵朵,博取他的同情嗎?

“喂!其實我挺好奇的,你和江雨菲是夫妻,外界都傳你倆很恩愛,兒女雙全,既然這麼幸福,江雨菲乾嘛不珍惜?你就不覺得江雨菲的心太狠了些嗎?她好像從來不在乎朵朵和軒軒,都說孩子是母親身上掉下來的肉,怎麼在江雨菲身上完全看不到?”江怡墨雙手撐在辦公桌前,盯著沈謹塵。

她並不知道,自己這個姿勢很撩人,以沈謹塵的角度,完全可以看到江怡墨衣領下,深藏不露的一切,他心跳加速了,因為他看到了不該看的。

她渾然不知,並未注意到沈謹塵的變化,隻想聽他怎麼講。

“怎麼不說話了?”江怡墨問。

“......”

沈謹塵反應過來,依舊冇說話,而是給江雨菲打了電話,讓她馬上滾過來,口氣並不好,但這就是沈謹塵的態度,他是聰明人,猜得出江雨菲的動機。

但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在他麵前耍花樣,更彆想利用孩子,達到她的目地。

半小時後!

江雨菲站在辦公室裡,楚楚可憐,說話都是嬌滴滴的,聽得江怡墨直掉雞皮疙瘩,難怪沈謹塵受不了,這種女人誰也受不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