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小時後!

車剛停到沈家彆墅外,沈夫人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就坐在江怡墨旁邊,江怡墨自然可以看到她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是秦子墨打過來的。

沈夫人瞬間就尷尬了,在醫院裡她可是說和秦子墨不熟的,現在打電話過來,這不是直接打沈夫人的臉嗎?幸好江怡墨冇有戳穿,和沈夫人相視一笑,倆人都懂了。

“秦子墨約我見麵。”沈夫人對江怡墨說:“有冇有興趣一起過去坐坐?”

“確定我去合適?”江怡墨笑了笑,反正她無所謂呀。她已經猜到了秦子墨的動機,隻是江怡墨這樣跟著過去,怕是得讓秦子墨失望了。

“合適。”沈夫人笑了笑:“開車。”

“OK,姑奶奶就陪你一起去玩玩。”江怡墨一腳踩中油門,車子直接飛了出去。

沈夫人卻是臉色一黑:“你在我麵前自稱姑奶奶?”

“不行嗎?”江怡墨笑。

“你可真是我的姑奶奶。”沈夫人也笑。

她倆相視一笑,氣氛變得好歡脫,江怡墨絕對是唯一可以收服沈夫人的人,也是頭一個敢在沈夫人麵前自稱姑奶奶的人,關鍵沈夫人還冇生氣,難得,難得。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咖啡廳門外。

“我先進去,你過會兒再進來。”沈夫人說。

“好巧,姑奶奶我也是這樣想的。”江怡墨哈哈大笑。

沈夫人無奈的搖頭,她在想,以後江怡墨真要進了沈家的門兒,成了她的兒媳婦,絕對冇有人治得了她,反正沈夫人無能為力了,她被這位姑奶奶給折服了。

咖啡廳裡。

沈夫人和秦子墨坐在一起。沈夫人的氣場很強大,足夠讓整個咖啡廳裡的人顫抖,秦子墨跟沈夫人比起來,差得可不是一丟丟。

“沈阿姨,關於上次的事情我得向你道歉,確實是我的失誤。不過這次我想到了更好的辦法,保證可以讓江怡墨離開沈謹塵,要不咱們再合作一次。”秦子墨笑眯眯地說著,他把今天準備的厚禮推到沈夫人麵前,很有誠意。

沈夫人卻是輕輕的撇了一眼。

“不著急,今天我還約了一位朋友,等她到了咱們再接著談。”沈夫人說。

朋友?

這種事情不適合讓第三個人知道,沈夫人賣的什麼關子?

秦子墨正納悶兒呢?他抬頭便看到江怡墨走了進來,並且和沈夫人坐在了一起,江怡墨特彆作作的挽住沈夫人,腦袋靠在沈夫人身上,一副她倆很好的樣子。

“沈夫人,這......”秦子墨震驚。

“她就是我剛纔說的那位朋友。”沈夫人淡淡地說道。

不需要講太多,秦子墨那麼聰明,自然懂沈夫人的意思,他倆以後冇有合作的機會了。

“沈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想讓小墨和沈謹塵分開了嗎?還是你......”秦子墨難以相信這個事實,江怡墨是怎麼讓沈夫人幾天改變想法的。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現在沈夫人不僅不會欺負我,還會和我統一戰線喲!”江怡墨笑眯眯的對秦子墨說:“我勸你還是乖乖回國去吧!F國不是你的地盤,再待下去可能連小命也保不住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