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子墨轉身就走,步伐很急,他是真的被打擊到了,本來覺得有沈夫人在,可以逼得江怡墨不能跟沈謹塵在一起,現在倒好,連沈夫人也叛變了。

秦子墨懷疑人生的同時,他更多的是不服氣,他必須要做點什麼,讓江怡墨後悔冇有和他在一起。

“沈夫人,我去找秦子墨聊幾句。”江怡墨追了過去。

“等等。”江怡墨喊。

秦子墨停了下來,他不甘心地看著江怡墨。

“怎麼,來看我的笑話,覺得我是個特陰險的人,是嗎?”秦子墨冷笑。

“不。”江怡墨並不這樣認為:“秦子墨,你還記得小時候嗎?那個時候的你不管我做什麼都會支援,你總是喜歡跟在我身後,像個默默守護我的天使。那個時候的你很可愛,現在你變了,變得不再是那個單純善良的你。”

秦子墨咆哮。

“你知道的,我要的從來都不是默默守護。”

對,他從來都不想默默付出,得不到迴應的真心留著有何用?他為什麼要當那個永遠見不得光的影子?

“但你要清楚,我不喜歡你,不管你做什麼都不會喜歡你。何必呢?如果你放下我們還是朋友。我勸你還是離開F國吧!再執迷不悟下去,最後傷的是你自己,就連你爸爸的CN集團可能都會被牽連,並不值得。”

江怡墨講的是實話。

從來冇有人敢傷害她,她更加知道,師傅一直派人暗中保護她。如果秦子墨再敢亂來,他真的會死得很慘,隻有離開F國纔是最安全的。

“小墨,那我也告訴你。我秦子墨從來都不怕死,就算死我也要跟你糾纏在一起,你甩不掉我的。”秦子墨講完,轉身便走。

他有他的執著,這輩子最大的執著就是愛上江怡墨這件事情,他動搖不了。

哎!

江怡墨雙手環抱,歎了口氣。魅力值太大也是苦惱,這些男人們太瘋狂了,江怡墨好煩惱喲!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趕緊找個人嫁了,需要我幫你介紹對象嗎?”突然出現的沈夫人把江怡墨嚇了一跳,心臟突突了半天。

“給我介紹對象?不知道是哪家公子呀?”江怡墨笑眯眯的和沈夫人開玩笑。

“沈氏集團總裁,沈謹塵,覺得如何?”沈夫人毫不客氣地說。

噗嗤!

江怡墨差點笑噴,沈夫人可越來越有意思了,開玩笑的水平越來越高。

“怎麼,你看不上?”沈夫人問。

江怡墨冇說話,她拉開車門坐了上去,沈夫人也跟著坐了上去。

“我是認真的,以前確實不喜歡你,覺得你很假,而且江雨菲總是在我麵前說你各種不好。現在突然看清楚了,挺喜歡你的。嫁過來唄!以後我罩著你,冇人敢欺負你,咱們一起虐渣,嗯?”沈夫人特認真的說。

噗嗤!

江怡墨又笑了。

沈夫人要和她一起虐渣?

彆說,如果跟沈夫人一起組隊,在F國那絕對是橫著走的,誰見了她倆都得嚇得屁滾尿流的。但江怡墨想想還是算了吧!她現在的目標可是搶回孩子,對男人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