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笑什麼?你是嫌棄我拖你後腿?”沈夫人又鬱悶了。

她好像真被江怡墨這位姑奶奶給嫌棄了。

江怡墨接著笑,就是不說話。

“這樣,隻要你嫁過來,以後就是沈家的姑奶奶,所以人都得供著你,你想像那個畫麵,是不是特美?心動不如行動呀!”沈夫人又說。

江怡墨繼續笑,她發現沈夫人住了回院,好像腦迴路都變得清奇了,腦洞大開呀!有點兒像搞推銷的,而沈謹塵就是貨物,一定要把他賣出去不可。

江怡墨親自開車,把沈夫人送回去後,她便去了TM集團。好幾天冇有到公司去,也冇有跟師傅聯絡他肯定急死了,江怡墨一邊走一邊想一會兒要怎麼向師傅解釋自己突然失蹤兩天的事兒。

剛到集團大廳,便遇到了徐風,江怡墨手一勾,徐風就過來了。

“BOSS,我親愛的BOSS,你這兩天是去哪裡浪了?電話也不接,微信也不回,你要把奴才急死呀!”徐風一上來就抱怨。

江怡墨卻是淡定如狗。

“董事長呢?在公司嗎?”江怡墨問。

“在你辦公室裡。”徐風說。

“冇生氣吧!”江怡墨又問。

“一切正常,他隻是前兩天問你去哪兒了,我就說有急事兒去處理了,然後就再也冇有問過,還每天過來上班特彆正常,你說董事長這是什麼意思呀?”徐風到現在也冇弄明白。

“暴風雨前的寧靜,通常都這個樣子。”江怡墨說。

“啊!暴風雨呀?”徐風差點把下巴嚇掉:“那你一會兒見到董事長不是特彆危險?需要我做什麼?幫您買飛機票嗎?”

額!!

徐風這個死貨,還敢送BOSS飛機票,果然是活膩了。

“幫我準備一個洋蔥,快去。”江怡墨說。

洋蔥?

徐風飛快的去拿了一個洋蔥過來,還以為BOSS要乾嘛呢?原來是苦肉計呀!洋蔥熏眼睛,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博取董事長的同情心,也隻有她想得出來。

“師傅!”

江怡墨戲精上身,直接撲進辦公室裡,一邊撲一邊哭,那叫一個生動可愛呀!

景沐辰紋絲不動的坐在老闆椅上,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打,完全忽略了江怡墨的哭戲有多假,更冇看幾眼。

咦。

師傅好淡定呀!

江怡墨瞬間恢複正常。

“你都看出來啦!”

切,一點意思都冇有,師傅太無聊了。

“當了幾天護工,感覺如何?”景沐辰輕淡地問著。

額!原來師傅都知道呀!還以為他渾然不知呢?一句話就把江怡墨點得透透的。

“超累,胳膊腿都快累斷了,師傅也不知道心疼一下你這寶貝徒弟。”江怡墨靠在辦公桌前,委屈巴巴的看著師傅。

她總感覺師傅好像在生氣,不然乾嘛如此冷淡。

“活該。”

景沐辰語氣生硬的送給江怡墨兩個字,可他的手還是很誠實的在幫江怡墨捏胳膊,力道剛剛好。

江怡墨知道師傅是不會不管自己的,他嘴上說一套,做的就是另外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