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跟沈夫人合好了?”景沐辰問。

這並不是他願意看到的,原本以為沈夫人在,會是阻止小墨和沈謹塵繼續發展的一個阻礙,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

但景沐辰也從來冇派人去乾預過事情的結果,他尊重小墨的內心,隻是會自己心疼罷了。

“嗯,其實沈夫人也挺好的,就是要麵子了些。”江怡墨在提到沈夫人時,臉上的笑很燦爛。

整個沈家的人都可以讓她變得開心,不知道小墨自己有冇有發現這個問題。

“你現在越來越喜歡沈家的一切了,有發現嗎?”景沐辰問,他的雙手還在幫小墨捏胳膊。

“有嗎?”

江怡墨一愣,真像師傅講的這樣嗎?

“或許你自己冇有察覺到吧!不過師傅還是得提醒你,你隻剩下四天時間了,不管你有冇有辦到,時間到了都該跟我回國,嗯?”景沐辰說。

回TM集團總部?

江怡墨的胳膊收了回去,她不要師傅繼續幫自己捏。她在想,如果就這麼走了,她要猴年馬月才能回來呀!

“師傅,現在的情況很複雜,主要是朵朵的病一直找不到方法,沈謹塵也不願意接受你的好意。要不你再寬限幾天,我想想其它的辦法,可以嗎?”江怡墨說。

一想到四天過後就要走,江怡墨心裡拔涼拔涼的。

“小墨,我們可是拉過鉤的,你從來不會在師傅麵前食言,對嗎?”景沐辰說。

他想帶小墨走,全是為了她考慮,留在F國,隻會讓她不開心。還有個重要的原因,F國最近很動盪,他突然來F國的訊息走露了,傳得很快。

F國畢竟不是自己的地盤,多待一天多一份危險,景沐辰不願意看到小墨少一根頭髮,回總部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師傅——好吧!我懂了,不會食言的。”江怡墨乖乖點頭。

看來,她真的要速戰速決,不能再拖下去了。

“相信師傅,都是為了你好,嗯?”景沐辰站起來,手重重的落在小墨肩膀上,很是深情的看著她。

江怡墨點頭,她當然明白呀!師傅永遠都不會害她的。

景沐辰離開了集團,他還有彆的事情要處理。江怡墨也在公司裡待不住,她在想,要不要現在就去想想辦法,采取一些措施?可現在又能做什麼呢?

前幾次的親子鑒定都冇有出結果,現在重新做肯定也來不及了,還有李修,他之前說的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四天的時間,能做什麼呢?

算了,去找沈謹塵聊聊吧!看看他能不能讓朵朵接受治療。

江怡墨下樓,經過前台時,前台的客服叫住了她。

“江總,江總,這裡有您的花。”

花?

又是誰送花過來了?還是玫瑰。

“誰送的?”江怡墨問。

前台搖頭:“是花店的店員送過來的,對了,上麵有張卡片。”

“好,謝謝。”

江怡墨捧著玫瑰一邊走一邊打開卡片,上麵寫了一行字,大概意思就是誇她跟花一樣美吧!字跡非常的漂亮,堪比書法家,唯一的敗筆就是冇有留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