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誰送的呀!追求人都不知道留個名字,鬼知道是誰送的呀!不過肯定不是秦子墨,江怡墨百分之百的排除掉。秦子墨是個學渣,小學時,老師說他寫的字就跟雞刨過一樣,臭得要死。

江怡墨把花扔進車裡,她直接去了沈氏集團大樓。

這是江怡墨頭一次過來,這裡的人也都不認識她,剛走到門口就被保安給攔住了,不是沈氏集團的員工不能進去,如果是訪客需要登記並且還得有預約,經過前台確認後纔可以進去。

靠!

整這麼複雜,果然是沈謹塵的風格。

“我是你們老闆的朋友,也不能進去嗎?”江怡墨解釋好多次了,她真是老闆朋友。

保安和前台都不相信,因為沈總平時從來不帶女性朋友來公司,也冇有跟任何人有緋聞,這看就知道是故意過來搭訕的,保安和前台看江怡墨的眼神都特彆奇怪。

“我真是你們老闆朋友,不信把沈謹塵叫出來問問。”江怡墨又說。

保安和前台又笑了。

“沈總豈是我們隨便請得動的?我看你還是先走吧!平時像你這樣的女生很多,我們真的習慣了。”前台說。

很多?

江怡墨倒是挺意外,看來沈謹塵的爛桃花還挺多嘛!

“我和他們不一樣,這樣,你打電話去總裁辦,就說我是江怡墨,你們老闆聽到我的名字就知道了。”江怡墨真是不想跟他們解釋。

要不是今天出門冇帶保鏢,江怡墨至於這麼慘嗎?一群狗眼看人底的勢力眼。

前台和保安還是不相信,他們交換眼神後,直接把江怡墨架起來拖出集團大樓,然後扔了出去。

靠!

江怡墨頭一次被保安扔,氣死了,氣死了,氣死了。

這時。

一輛豪車開了過來,沈夫人從車裡走下來。

剛下車便看到江怡墨被扔出來,沈夫人想笑,但是卻忍住了。

“怎麼回事?”沈夫人走過去,就憑她這強大的氣場,保安前台的人全部過來列隊歡迎,誰敢怠慢呀!

江怡墨立馬把腰桿挺了起來。

“沈夫人,我記得你說過,要跟我連手虐渣,要不現在就展示一下你的威力?讓我大開眼界嘛!”江怡墨笑眯眯地對沈夫人說。

雖然今天出門運氣不好,但遇到沈夫人也不算差。

“可是,不過跟我連手虐渣是需要代價的。”沈夫人說。

“什麼代價?”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沈夫人臉色逐漸往下沉。

光是她站在這裡就把大家嚇死了,沈夫人要是再開口,豈不是一個個都得給她跪了?

“剛纔是誰動的手?”沈夫人問。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支聲。

“看來,都參與了。集體扣一個月工資。”沈夫人說。

一個月工資?這對於普通員工來講就是要命呀!大家完全弄不懂啥情況,都覺得自己很冤枉,不過是按公司的規章製度辦事,怎麼就出了問題?

“看來,你們都不服氣。”沈夫人冷哼:“連未來總裁夫人都敢扔,扣你們一個月工資覺得很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