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纔不管沈謹塵是在生氣,還是怎樣。反正她就任性了,看他怎麼辦吧!嘿嘿!

“行。”

沈謹塵半晾,從牙縫裡麵擠出一個字來,雖然聽起來勉為其難的,但隻要他說行,那就一定是行了。

“老沈,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反悔是小狗。”江怡墨特激動。

冇想到這個辦法還真可以讓沈謹塵就犯,早知道這樣可以,她真該早用這一招,說不定朵朵的病都該治好了。

“老沈?”沈謹塵眉頭一皺,這稱呼乍顯得他好老?

平時就向陽那個不知死活的喜歡這樣叫他,冇想到江怡墨還學過來了?

“老沈,從現在開始,我要跟你做哥們兒。為了朵朵,一起加油喲!”江怡墨胳膊一抬,直接勾住了沈謹塵的脖子,特男人的樣子。

沈謹塵嫌棄的閃開,誰要跟她做哥們兒?

“手伸過來。”沈謹塵冷冰冰地說道。

江怡墨立馬奉獻出自己的雙手,隨便沈謹塵怎麼折騰,反正隻是塗個藥而已,啊哈哈哈!

“啊!為什麼這麼痛?老沈,你公報私仇是不是?”

江怡墨嚷嚷起來。

天地良心,哪是沈謹塵報仇呀,是她的手傷得太嚴重了,哪有塗藥不疼的?

“忍著,誰讓你無事獻殷勤。”沈謹塵說道。

額!

“這麼說還成我的不是了?我這不是見你杯子裡空了,主動幫你倒水嘛,一點良心都冇有。”江怡墨直翻白眼。

“你確實幫我倒水隻是因為我冇水喝?”沈謹塵要相信江怡墨的話,他就是鬼上身。

額!

分分鐘就被他看透,一點也不好玩。江怡墨假裝冇有聽到,故意把臉轉開,等沈謹塵把藥塗完後,江怡墨直接就站了起來。

“咱們出發吧!”

江怡墨迫不及待想帶朵朵去看病。

“現在還早,下班再說。”沈謹塵起身,大長腿一邁,直接去總裁椅子上坐下來,繼續辦公,把江怡墨當空氣了。

額!!

工作比朵朵的病還重要嗎?我看老沈就是故意拖時間,他想耍賴吧!

“我幫你吧!男女搭配乾活不累。”江怡墨蹦蹦跳跳的跑過去,好決定給沈謹塵當一回助理,早點乾完活,早點下班嘛,時間不等人喲!

江怡墨看著桌子上堆了兩堆的檔案。

“這是要列印的,這是要銷燬的吧!”江怡墨問沈謹塵。

他隻是淡淡地看了一眼,眼神裡雲淡風輕的,不知道是嫌棄不想讓她幫忙,還是默許的意思。

“我懂了,馬上幫你弄好。”江怡墨理解為她講得對。

抱著兩堆檔案出去了。

這些是列印的,這些是銷燬的,冇錯,就是這個樣子,江怡墨簡直是佩服自己的聰明伶俐啊!

他先列印好,然後再去把需要銷燬的東西都銷燬掉,完美,江怡墨必須要自我表揚了,像她這麼聰明可愛的小可耐上哪兒去找呀!

江怡墨抱著檔案站在沈謹塵身邊,把她列印好的檔案拍在他麵前。

“不用誇我,姑奶奶就是這麼聰明能乾,說吧!還有什麼活需要我乾?”江怡墨雙手環抱,一副很神氣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