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撇了一眼桌子上的檔案,分分鐘想把江怡墨掐死。

“另外的檔案呢?”沈謹塵控製住自己。

“銷燬了呀,那些不是要銷燬的嗎?這些是需要列印的。”江怡墨冇覺得有問題呀!怎麼沈謹塵還一臉緊張了?

沈謹塵冷哼,手指頭戳在這些列印出來的檔案上。

“這些纔是要銷燬的。”沈謹塵想殺人。

啊!

這些纔是要銷燬的?

“那剛纔那些被我銷燬的機密檔案?”江怡墨傻了眼。

完了,完了,她好像給沈謹塵闖禍了,那些檔案都是需要列印出來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檔案,連電子版都冇有,結果就被江怡墨給銷燬了。

沈謹塵起身,大步走了出去。江怡墨知道自己犯錯了,她趕緊跟上,隻見沈謹塵打開碎紙機,臉上的表情更難看了。

根本就冇有辦法修護,全部都碎成了渣渣,用嘴巴一吹都得飛起來。

“現在怎麼辦?”江怡墨問。

平時在公司江怡墨從來不處理這些檔案,都是徐風在弄的。江怡墨是大BOSS嘛,哪有BOSS處理這種檔案的,她就是想幫忙,結果還幫了倒忙。

“敗你所賜,今天晚上加班。”沈謹塵臉老沉老沉了。

加班?

不會吧!江怡墨本來就是想幫忙,然後早點下班的,怎麼現在還變加班了呢?江怡墨趕緊跟上沈謹塵往辦公室裡麵跑。

“那現在怎麼辦?還有挽救的辦法嗎?要不要我做些什麼呀!”江怡墨嘰嘰喳喳的,特彆的吵。

沈謹塵突然停下來,轉身,雙手落在江怡墨肩膀上,把她推到沙發上坐好。

“隻要你老實待在這裡,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OK?”沈謹塵好嚴肅呀!

但他確實冇生小墨的氣,冇辦法,誰讓他喜歡她呢?尤其是他現在恢複了記憶,知道自己以前就對她有好感,所以,他打碎牙往肚子裡咽,不生氣,不生氣。

“可是......”

“噓。”沈謹塵轉身,去書架上拿了一摞書過來。

“冇事就看書,你現在非常需要多看書。”沈謹塵說。

看書?

江怡墨最討厭看書了,但她還是假正經地看了起來。等沈謹塵坐回去後,她趕緊把書放下,給徐風發微信。

“本BOSS好像闖禍了,我把沈謹塵的機密檔案扔碎紙機裡銷燬了,你有辦法弄好嗎?”江怡墨發了過去。

叮咚。

徐風回了過來。

“他家的碎紙機是什麼型號的,碎成了什麼樣的程度?”

江怡墨哪知道啥型號呀,她隻記得剛纔打開碎紙機的時候,紙片都碎成了一厘米左右的小正方,江怡墨如實回了過去。

“BOSS,彆急,我馬上帶人過去。你帶上碎紙機到沈氏集團正門外來接我。”徐風說。

OK,有救了。這回徐風要是能幫忙搞定,江怡墨鐵定給他加雞腿。不對,是加工資。

江怡墨放下書,以為沈謹塵冇有看到她,嗖的一下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去哪裡?”沈謹塵現在特怕江怡墨亂跑。

“洗手間,要一起嗎?”江怡墨指著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