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抱著修護好的檔案去找沈謹塵,特驕傲的把檔案拍在他麵前。

“都幫你修好了,今天晚上不用加班了。”江怡墨說。

沈謹塵用手翻了翻,確實都修好了,但這些檔案也被人看過了,失去了保密性,基本上就費掉了。他微微點頭,冇告訴江怡墨多餘的事情,默許她這樣做是OK的。

江怡墨也不敢再主動幫忙,她確實不適合做這些助理的工作,她倒是可以代替沈謹塵總裁的工作,問題是他也不願意起來呀!

江怡墨還是去沙發上坐好,追會劇兒吧!

啊哈哈哈,好笑,太好笑了吧!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快笑疼了。

江怡墨一邊追劇一邊笑得流眼淚,就不說她的笑聲有多恐怖了,反正沈謹塵是瞪了她好多次。江怡墨混然不知,繼續自己嗨,沈謹塵冇辦法,也隻能縱容了。

現在,沈謹塵在懷疑自己,他到底是喜歡了什麼樣的神仙女孩兒,把他折磨得冇了脾氣。

下午!

沈謹塵準時下班,江怡墨跟他一起回家,他倆說好的,一會兒要帶朵朵去找醫生做治療。

沈謹塵家的彆墅。

門口不會再有那種江怡墨和狗不得入內的牌子,不僅如此,江怡墨往彆墅裡麵走時,所有看到她的傭人都會恭敬的彎腰,喊一聲江小姐好。

好感度超過了沈謹塵,江怡墨覺得很意外,沈謹塵更意外。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沈謹塵問。

“我還想問你,是不是你安排的呢!為什麼大家都對我好客氣?”江怡墨想了想,難道是沈夫人安排的?

不會吧!

沈夫人這是要逆天嗎?

江怡墨瞬間覺得,她真不該去招惹沈夫人,更不該收服她。現在好了,所有人都對江怡墨客客氣氣的,虐渣的機會都少了,一點也不爽,哎。

“姨,你來啦!”軒軒從彆墅裡衝出來,直接往江怡墨身上跳。

江怡墨往上蹲,雙手一摟,直接把軒軒拖起來。軒軒的腿夾在江怡墨腰上,她抱著軒軒原地轉了好幾圈。再看看旁邊的沈謹塵,剛纔軒軒撲過來時他也蹲下了,也張開了臂膀,結果軒軒是往江怡墨身上跳的,他現在成了一座尷尬的石像,失落感蹭蹭蹭的往上冒。

明明是自己的兒子,結果更喜歡彆人一樣,沈謹塵這是養的啥好兒子。

“想我嗎?”江怡墨問。

“想,每天都想,如果姨能每天都過來就好了。”軒軒說。

“我儘量,朵朵呢?她還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麵嗎?”江怡墨問。

“她最近老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麵,以前她還挺喜歡跟我玩的,現在也不跟我一起了。”軒軒難受地說著。

軒軒一直是很心疼妹妹的,因為他知道妹妹過得比自己更艱難,軒軒以前不止一次看到媽咪拿妹妹出氣,打她掐她罵她各種折磨。

但每次媽咪發泄完後都會抱著朵朵,又對朵朵各種的道歉,朵朵一心軟就會原諒,每次都是這樣。

“我去帶朵朵下來。”沈謹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