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江怡墨拉住沈謹塵:“過一會兒吧!等朵朵睡著了再進去。”

江怡墨的意思是等朵朵睡著了再把她抱走,等朵朵醒過來時已經在醫生那裡,雖然這樣做很殘忍,但都是為了朵朵好。

現在朵朵的情況非常的複雜,再下去怕是她會受不了,必須要治療,有時候心狠一下也是必要的。

沈謹塵想了想,他同意江怡墨的想法,便暫時冇有去打擾朵朵。

軒軒想玩球,便拉著江怡墨去了後院,倆人換上運動服,開始搏鬥起來。沈謹塵坐在涼廳玩手機,時不時的也會看一眼江怡墨和軒軒。

他們相處得很好,江怡墨雖然傻乎乎的,老愛辦錯的事情。但她心很好,軒軒也喜歡她,沈謹塵覺得挺好的,他也喜歡江怡墨。

晚上八點。

朵朵睡著了。

沈謹塵抱著朵朵,江怡墨開車去找了師傅。醫生就在師傅住的酒店裡麵。

“你和朵朵在這裡等我,我進去一下。”江怡墨說。

沈謹塵臉色很沉,他根本不願意來這裡,這是景沐辰的地盤。要不是為了朵朵和江怡墨,他不可能坐在這裡。看到江怡墨走進去,關上門的刹那,沈謹塵更是抓狂了,腦子裡跳出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來。

“師傅,我把沈謹塵和朵朵帶過來了,他已經答應讓你的朋友給朵朵做治療。”江怡墨開心的走過去。

景沐辰卻不開心,他注意到小墨的雙手,腫得像豬蹄子。

“過來。”景沐辰冷冰冰地說道。

江怡墨弄不懂師傅生的什麼氣,她乖乖走過去。師傅拉起她的小手。

“怎麼這麼不小心?沈謹塵弄的?”景沐辰問。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跟任何人都冇有關係。”江怡墨趕緊解釋。

師傅怎麼知道跟沈謹塵有關?靠,肯定是徐風那個大嘴巴。

“最好是這樣,不然,我不會放過沈謹塵。”景沐辰真的很生氣。

這些年。

他從來不敢讓小墨受一點點傷,事事都很小心。沈謹塵敢讓她的手燙成豬蹄,景沐辰恨不得找人把沈謹塵弄成豬頭。

但他不會這樣做,因為小墨會生氣。

“師傅,我真的冇事兒。咱們還是說正事吧!你朋友呢?他現在應該冇有休息吧!現在可以讓他看病嗎?”江怡墨說。

“可以。”景沐辰嗓子處卡了很多的話,最後卻隻冒出這幾個字來。

“樓上左手第一間,你們上去吧!”景沐辰說。

“師傅,你不一起去看看嗎?”江怡墨總覺得師傅在生氣。

“我就不去了,還有彆的事情要處理。”景沐辰怕他看到沈謹塵後會忍不住跟他動手。

從心理上講,景沐辰是不喜歡沈謹塵和小墨走得太近,他倆真的不合適。但為了不讓小墨傷心,他都可以容忍,等朵朵有了好轉,搶回孩子後,他就帶小墨回總部,遠離沈謹塵。

“嗯,那師傅你先忙,等朵朵看完病後我再過來找你。”江怡墨開心的跑了出去。

“樓上。”江怡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