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抱著朵朵跟上江怡墨,他們去找了專家。

專家知道江怡墨的身份,自然不敢對朵朵和沈謹塵怠慢,很認真的給朵朵做了檢查。不過現在朵朵睡著了,還需要對她做進一步的觀察才能確定治療方案。

“我的建議是,讓孩子留在這裡,交給我。”醫生說。

把朵朵留在這裡?

“不行,朵朵從來冇有離開過家,她在陌生的環境會害怕。”沈謹塵不同意。

“是呀,朵朵太小了,她心理也有問題。要不這樣吧!我們每天送她過來,治療完後再接回去。這樣可以嗎?”江怡墨也表態。

醫生卻是笑了笑,搖頭:“朵朵越是怕陌生環境,我們就越是要讓她去適應。一味的保護對現在的朵朵冇有好處,她就是被你們保護得太好了,加上她心理缺失,纔會這樣。放心吧!我在這方麵是專業的。”

聽了醫生的意見,江怡墨和沈謹塵也商量了很久,最後,他倆同意讓朵朵留下來。

本來他倆想著朵朵不能回去,他倆也可以過來看看。可醫生卻說家長連過來看都不行。接下來是全封閉式的治療,冇有人打擾纔可以重新改變朵朵。

沈謹塵和江怡墨都好心疼朵朵,他倆得下多大的決心,才能放下對朵朵自私的愛,讓她留在陌生的環境裡。

他倆從樓上下來,江怡墨肚子疼去了洗手間。沈謹塵自己回家,在經過景沐辰的辦公室時,他往裡麵看了眼。剛好景沐辰也看到了他,倆人交換眼神後,沈謹塵走了進去。

沈謹塵雙手插兜,酷酷的站在景沐辰麵前。

此時的景沐辰像極了一位超級大佬,坐在他的椅子上,氣場強大到讓人害怕。但沈謹塵並不害怕,他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不至於被景沐辰嚇到。

就算是全球首富又怎樣,在沈謹塵看來,他隻是不屑於跟任何人搶,否則,全球首富是誰的還不一定,沈氏集團是有很大發展空間的,但TM集團已經是全球最大,上升有限。

“不管你做什麼,我希望彆做傷害小墨的事情。”景沐辰話裡帶威脅。

他很早就想會會沈謹塵了。

“你也喜歡江怡墨?”沈謹塵反過來問。

他早該看出來,景沐辰喜歡江怡墨,隻是他用了一個也字,很直接的說明他喜歡江怡墨,甚至不需要隱藏。

“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情,今天我隻想提醒你一句,不能夠做傷害小墨的事情,否則,我景沐辰不會放過你。”景沐辰說道。

“這種事情不會發生,我喜歡江怡墨就會對她好,不像有些人,連承認喜歡的勇氣都冇有。”沈謹塵講完,轉身就走。

他這句話攻擊了景沐辰。

不是不敢承認,是不想給小墨帶去困擾。景沐辰知道自己在小墨心裡的位置。小墨把他當師傅當長輩,當成是一家人。可他卻對小墨有想法。

這樣的感情,讓他怎麼去麵對,怎麼去告訴小墨?

“沈謹塵,你當真覺得自己可以給小墨幸福嗎?要跟她在一起,你需要跨越多少障礙,你計算過嗎?”景沐辰計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