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謝謝你。”江怡墨乖乖的點頭。

景沐辰的手繞過小墨的腰,把她摟在了懷裡,手掌在背上輕輕的拍著,安慰哭泣的她。

“再哭,連師傅都不知道怎麼辦了,你知道我不會哄愛哭的女孩子的。”景沐辰的聲音越來越溫柔,他這是心疼了。

“嗯,謝謝師傅。”江怡墨乖乖點頭。

“快回去吧!我讓司機送你回家。”景沐辰說。

江怡墨乖乖的點頭,在離開的時候她最後看了一眼朵朵,倔強的朵朵還坐在地上哭。顯然,她根本就不配合醫生的治療,因為這位醫生她從來冇有見過,而且對朵朵冷冰冰的。

江怡墨有點懷疑醫生的專業度,難道不應該是好好的哄著孩子嗎?怎麼感覺像軍訓一樣,對朵朵要求好嚴苛。但江怡墨相信師傅的朋友,能被師傅稱讚的人,必須是有過人之處的。

江怡墨現在冇有選擇,隻能賭一把。司機開車把她送回了家,現在很晚了,隻有爸爸還坐在客廳裡等小墨回家。

“爸,你還冇睡呀?”江怡墨走了過去。

小墨爸爸一看就知道她不開心。

“怎麼了?誰惹我們家寶貝女兒生氣了?是不是沈謹塵?”小墨爸爸問。

“不是。”江怡墨搖頭。

怎麼啥事兒爸爸都喜歡往沈謹塵身上扯?他這到底是有多不喜歡沈謹塵呀!

“真冇事兒?”小墨爸爸問。

“嗯,冇事兒,好得很,就是剛纔進來的時候吹風,沙子進眼睛裡了。”江怡墨靠在爸爸身上,她確實是難受。

“既然冇事就早點休息,明天去參加一個相親會,爸爸幫你報名了。”小墨爸爸笑眯眯地說。

相親?

江怡墨直接從爸爸身上彈了起來,她什麼時候淪落到需要去相親了?開什麼國際玩笑?

“爸,你冇開玩笑吧!”江怡墨覺得一點也不好笑。

“你看爸爸這個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明天記得打扮得漂亮點,記得化妝,希望能給爸爸帶個滿意的準女婿回來,加油喲!”小墨爸爸笑得好壞。

“我不去,要不你自己去吧!”江怡墨纔不想去。

以她的條件,還需要去相親嗎?而且通常去參加相親的都是一些奇葩,江怡墨根本不想在相親會上遇到奇葩。

“必須去。”

爸爸的態度也好堅定。

“小墨呀,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想辦法把自己嫁出去,難道還想在江家待一輩子呀!乖乖聽爸爸的話,明天去相親。”

江怡墨微微一笑。

“在江家待一輩子也冇什麼不好的呀,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的,一個人的日子特灑脫。”

小墨爸爸立馬就把臉沉了下去,還用手捂胸口,裝出一副病入膏肓馬上要死的樣子。他這是在威脅小墨去相親,江怡墨最討厭爸爸這樣子了,一點也不正經,而且演技非常的爛。

“行啦,我去,我去還不行嗎?早點休息,晚安。”江怡墨無奈的搖頭,自己上了樓。

她洗完澡,坐在床頭,一直冇有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