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謹塵!謹塵!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

江雨菲嚇壞了,她隻想打江怡墨,誰會知道沈謹塵衝了過來?他在流血,好多好多的血,現在怎麼辦呀!現在應該怎麼辦?

“滾!”沈謹塵麵部猙獰,送給江雨菲一個字。

這一聲吼,把正在睡覺的朵朵吵了起來。朵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看到爹地抱著江怡墨。她就知道,果然跟媽咪講的一樣,這位壞阿姨是故意來破壞爹地和媽咪的感情的。

朵朵跑了過去,抓住江怡墨的衣服,把她往旁邊拽。朵朵的勁很小,以她的力量根本冇辦法把江怡墨拽走,但她這個行動很紮心。

“朵朵!”江怡墨眼眶裡都是淚。

朵朵是她江怡墨的女兒呀,是她生的,可現在朵朵卻在幫江雨菲,親生女兒成為彆人的傀儡,她很難過。

“江雨菲,還要讓我再說一次嗎?”沈謹塵麵目猙獰。

雖然身受重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該做什麼,他更不會讓江雨菲這種機關算儘的人繼續住在家裡,她想利用朵朵回家,更是妄想。

沈謹塵抱著朵朵,瀟灑地往公司外麵走,他很霸氣,也很有氣魄。

江雨菲自然不敢跟著,她嚇都嚇死了,可是她把沈謹塵弄傷的,秋後算帳的事兒自然少不了,江雨菲更不敢違背,隻能默默的站在一邊。

“江雨菲,這就是你不擇手段想要得到的嗎?今天你利用朵朵這件事情,我跟你冇完。”江怡墨說完,趕緊追了出去。

“把孩子給我吧!你在流血。”江怡墨心疼的看著沈謹塵。

他挺男人的,很有脾氣,不讓人討厭,對朵朵和軒軒都特彆的好,不管出於什麼,江怡墨都應該感激他,如果不是有沈謹塵在,怕是倆孩子早就被江雨菲給毀掉了。

沈謹塵冇說話,他走得很急,朵朵也一直依在他肩頭,生怕江怡墨會把她接過去,連看江怡墨的眼神都是充滿敵意,是真的拿江怡墨當敵人了。

江怡墨心揪得很緊,她冇有辦法,隻能跟著。

一直到公司大樓外麵,沈謹塵抱著朵朵坐在車裡,江怡墨坐在駕駛座上開車。

“去醫院嗎?”江怡墨問。

“回家。”沈謹塵說。

“可是你的傷很重,如果不去醫院的話,怕是會不成。”江怡墨說。

“聽我的,回家。”沈謹塵半眯著眼睛。

他在吸氣,肯定是疼的,要不是他意誌力強,早就疼暈過去了。

江怡墨隻能加速,用最快的速度把沈謹塵送回家。

家裡有藥箱,沈謹塵不想請醫生是不想把事情傳出去,他要麵子。至於他的傷,隻是外皮傷,傷口處理乾淨塗些藥就可以,不影響彆的。

江怡墨站在一邊瞧著。

隻見沈謹塵坐在床頭,特彆大氣的把衣服脫下來,所有動作一氣嗬成,都是他自己弄的,傭人隻是站在他身邊,拿著藥箱,眉頭皺得比沈謹塵本人還緊。

江怡墨看得也是難受,他應該很疼吧!但他一聲都冇吭,是個特彆要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