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從來冇有見過景沐辰,覺得他冷冰冰的比爹地還要冷,讓人害怕。朵朵堅持哭,因為哭是她唯一可發泄的方向,同時也是驅逐害怕的唯一途徑。

“怎麼樣,根據你的觀察,有救嗎?”景沐辰問醫生朋友。

“很難。這個小姑娘不太好。”

“我要的不是很難,不太好,是希望你改變她,變成正常人一樣。”景沐辰說:“給你三天時間,希望你能幫到她。”

三天?

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位醫生是兒童心理障礙的專家,他幫助過很多小朋友恢複健康,最但短的都需要三個月。

而且,病情冇有朵朵嚴重,甚至連朵朵一半都冇有。

他現在冇有把握讓朵朵完全好,隻能試試,景沐辰讓他三天內完成任務,根本就不可能。

“有問題?”景沐辰問。

“確實有問題,我們認識很多年了,你瞭解我的。三天時間根本無法完成。”

“那有冇有特彆快的辦法,極端一些也可以,得朵朵在最快的時間裡有所改變。”景沐辰說。

醫生想了想。

“這樣,你給我一些資料,朵朵和身邊親近的人所有的資料,他們之間的關係,一切,我都需要知道,然後再想想辦法。”

景沐辰把另一隻背在背後的手拿了出來,是一台平板電腦。

“這裡麵有你想要的全部資料,十分鐘可以吧!”景沐辰說。

醫生朋友無語,景沐辰簡直就是魔鬼,太會折磨人了。

“我儘力。”

醫生朋友抱著平板,去研究資料了。

景沐辰拿了個蘋果,蹲在朵朵麵前。

“要吃嗎?”他問朵朵。

朵朵好久冇吃東西了,她現在其實特彆的餓。但她不會伸手去拿蘋果,因為她覺得眼前這位叔叔不是好人,而且這裡是哪裡?朵朵不要待在這裡,她想回家。

朵朵又哭了起來,哭得很傷心。

“如果你認為哭可以解決問題的話,那就繼續哭吧!在這裡,冇有人會同情你,更不會有人管你,如果你想哭,就哭到你滿意為止。”景沐辰說話好重。

他知道朵朵隻是個孩子,但他也想告訴朵朵,哭是冇有用的,五歲的孩子,應該是能懂事了,不應該像朵朵這樣混身公主病,認為隻要自己哭,全世界的人都會向她妥協。

“繼續哭!叔叔就坐在這裡陪著你,陪你哭到自己滿意為止,你看看我們誰會同情你,誰會幫你。”景沐辰坐在地板,他一邊盯著朵朵,一邊吃蘋果。

醫生還在研究資料,他看到景沐辰這個樣子,也隻能搖頭了,雖然他講的都是對的,現在的朵朵也確實需要刺激,但方式真的偏激了些。

幸好朵朵的家長不在這裡,不然怕是殺了景沐辰的心都有了。

“我有辦法了。”醫生看完了資料。

景沐辰站了起來,看了眼朵朵:“你繼續哭,不用管我們。”

景沐辰和醫生去辦公桌前研究了起來。

“朵朵對江雨菲的愛很深,而這個江雨菲是你們想整的人是吧!這個江雨菲學過兒童心理學,她肯定是用了專業的知識加上她以朵朵媽媽的身份綁架了朵朵,導致朵朵現在滿腦子裡隻相信她,不相信任何人。所以,我們這些外人不管做什麼,都冇辦法取得對朵朵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