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朋友分析得很好。

當然,也是因為景沐辰準備的資料非常的全麵,每個人的關係他都標了出來,一看就懂。

“現在有什麼好辦法。”景沐辰問。

“簡單,咱們現在隻需要讓朵朵失去對江雨菲的信任就可以。隻是這樣做的話會很極端,結果可能會有兩種。第一,朵朵覺得自己愛的人一直在騙她不關心她,想明白後她開始相信其它人。第二,就是朵朵接受不了,導致她以後再也不相信任何人。”醫生說。

“哪種可能性更大?”景沐辰問。

“按朵朵現在的情況來看,第二種可能最大。”醫生說。

所以,醫生還是覺得,應該慢慢來,多花時間。但景沐辰又覺得,應該快,他冇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拖著,小墨也冇有。

“我來。”景沐辰有辦法了。

雖然他不是心理醫生,但他這些年見過的東西比任何人都多,遇到的人更是什麼樣的都有,他對人性的認知並不比專業醫生少。

景沐辰再次蹲在朵朵麵前。朵朵還在哭,隻是她真的累了,所以哭得很小聲。

“看來,你累了。這樣,叔叔一會兒就給你媽咪江雨菲打電話,說你被綁架了,讓她帶五個億過來救你。你隻需要配合叔叔哭幾聲就可以。如果她真的願意帶錢過來,叔叔就放你走,但如果她不願意帶錢過來,甚至是掛掉叔叔的電話,你應該懂那是什麼意思。接下來的時間,你就必須配合醫生叔叔做治療,OK嗎?”景沐辰讓朵朵做選擇題。

朵朵冇有哭了,但她還在抽噎。一邊抽一邊盯著景沐辰,她聽到了媽咪的名字後,便可以直視景沐辰的雙眸了,雖然心裡也會害怕,但多了一絲絲的勇敢。

而接下來,景沐辰要親手把這份勇敢掐碎,讓朵朵在失望中找生機。

“嗯。”朵朵點了頭。

她想離開這裡,她也相信媽咪知道自己被綁架了一定會帶五個億過來救她的,朵朵相信媽咪對自己的愛,所以,她覺得自己會贏,會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

景沐辰拿出手機,他用另外一個陌生號碼給江雨菲打了電話。

“你女兒在我手裡,想讓她活命的話就帶上五個億到指定的地方來換人,兩個小時不出現,你就準備給她收屍吧!”

景沐辰講完,便把手機放到朵朵麵前,朵朵遲疑了幾秒後便對著手機裡哭了幾聲。景沐辰冇讓電話那頭的人有說話的機會,但他確定江雨菲都聽到了,直接掛了電話。

朵朵特彆想聽媽咪的聲音,她的眼眶又紅了,失望的看著景沐辰,怕他會反悔。

“如果你媽咪不來,你會很失望吧!”景沐辰說。

失望?怕是朵朵會絕望吧!坐在地上的她兩隻手緊緊的抓住她的小裙子,特彆的害怕。

“雖然你是小朋友,但也要懂得願賭服輸是什麼意思,叔叔可不像個好說話的人,咱們用結果來證明,嗯?”景沐辰伸出他的小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