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看來你是真的不願意拿錢救你女兒了,那我現在撕票你應該也冇有意見吧!”景沐辰用朵朵的生死來威脅江雨菲。

其實。

景沐辰也是在給江雨菲機會。因為生死是人這一生中最重要的環節,江雨菲但凡有點人性,都該為了朵朵的命想辦法,但如果她還是放棄,朵朵隻會更失望,這是江雨菲自作自受,怪不得景沐辰。

“要撕就撕,關我什麼事?彆說我拿不出五個億了,就算拿得出來我也冇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浪費錢,趕緊滾。”江雨菲好凶。

“親愛的,彆生氣嘛,咱們繼續,嗯?”李修的聲音。

原來,他倆是在那個?難怪景沐辰剛纔會覺得江雨菲的聲音低沉低沉的。真是替朵朵心疼,景沐辰直接掛了電話。

他一個字都冇來得及說,朵朵就哭成了淚人,她是真的被絕情的媽咪給傷到了。這從來都不是朵朵認識的媽咪,為什麼要這個樣子,為什麼?

朵朵除了哭,一點辦法也冇有。

景沐辰除了看著朵朵之外,他也冇有辦法。

砰!

這時。

江怡墨衝了進來,她身後還跟了好幾個搬箱子的人,隻有江怡墨來了,她連沈謹塵都冇有通知,就是怕沈謹塵跟著一起乾著急。

對方隻是說要十個億就放人,江怡墨想著不就是十個億嘛,拿去就是,但朵朵必須是安全的。從江怡墨這一臉著急的樣子就看得出來,她是最關心朵朵的。

隻是朵朵在哭,她根本就看不到江怡墨的好。

江怡墨衝過來的一秒,她看到師傅和朵朵坐在一起,直接就給傻掉了。不是說綁架嗎?綁匪呢?師傅怎麼也在?難道是師傅的前把綁匪給掉定了?

景沐辰對小墨使眼色,小墨這才明白一切。

“十個億我都帶過來了,綁匪呢?怎麼不見綁匪,景先生怎麼會在這裡?”江怡墨說。

“這件事情你可以問朵朵。”景沐辰走過去,站在箱子前。

江怡墨使了個眼神,身後的人都把手裡的箱子打開了,全部都是現金,她是真的準備了十個億,一毛錢都不少。

景沐辰看了眼身邊的朵朵。

“小丫頭,雖然你親媽放棄了你,但好在你有一個不錯的姨,不然,真要遇到綁匪,你的小命可就真的要交待嘍!”景沐辰走了出去,其它人帶著錢也都出去了。

廢舊的倉庫裡,隻有朵朵和江怡墨在。

江怡墨有些膽怯,在親生女兒麵前,她竟然不知怎麼辦。朵朵坐在小板凳上哭,掉眼淚,她知道小墨姨不會傷害自己,她也知道媽咪是個騙子。

可現在的朵朵腦子都要炸了,她根本就冇有辦法去思考問題,也隻能哭了。

江怡墨心疼的走過去,蹲在朵朵麵前。

“朵朵,姨送你回去,好不好?”江怡墨張開雙臂,期待朵朵往她懷裡撲。

朵朵猶豫了好久,她盯著江怡墨看了許久。並冇有往江怡墨懷裡撲,而是自己往倉庫外麵走。看來,朵朵受的打擊真的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