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趕緊跟上,緊緊的跟著。

朵朵走到景沐辰的車前,看著車裡的壞叔叔。

景沐辰從車裡下來。

“怎麼了,朵朵?”他問。

數秒後。

朵朵伸出了她的右手小手指,對著景沐辰。

景沐辰秒懂,果然,這纔是江怡墨生的女兒,雖然隻有五歲,但也懂得願賭服輸的意思,她確實比大家想像中都要堅強,隻是平時大家對她保護得太好,讓朵朵身上喪身了很多的能力,今天景沐辰算是激發了一種出來。

“叔叔覺得朵朵很棒。”景沐辰伸出小手指,和朵朵的手勾在了一起。

江怡墨就站在旁邊看著這一幕,雖然朵朵冇有抱她讓小墨覺得很遺憾,但朵朵能從江雨菲的事件中走出來,並且願意跟師傅回去繼續治療,這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一小時後。

車開回酒店的時候朵朵已經睡著了,江怡墨抱著朵朵,景沐辰單手插兜跟在身後,一起回了酒店。把朵朵安排好後,江怡墨去了師傅的書房。

“師傅,你跟我講講,你到底是怎麼說服朵朵的?具體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江怡墨很著急,她需要知道。

景沐辰挺淡定的,他拍了拍身邊的沙發:“坐過來。”

江怡墨點頭,坐在師傅身邊。

“其實很簡單,我同時給你和江雨菲打了電話,讓江雨菲帶五個億過來,讓你帶十個億過來救朵朵。結果你來了。”景沐辰說。

“那江雨菲呢?她怎麼說的?”江怡墨想知道具體的。

“江雨菲的話講得很絕,她為了五個億放棄了朵朵。”景沐辰也覺得心痛,如果是他,根本不可能因為錢放棄自己重要的人。

朵朵失望成這樣,是正常反應。

“難怪剛纔朵朵絕望成那個樣子,江雨菲那個死女人,也真的是該死。”江怡墨氣得拳頭都捏緊了,看來,得找機會收拾江雨菲了。

“不過也是好事,至少朵朵現在對江雨菲失望了,隻要繼續讓朵朵對江雨菲失望,你再對朵朵好一點,她會改變的,加上心理醫生每天的引導,朵朵很快就會走出來。”景沐辰很有信心。

看到師傅這麼自信,江怡墨也可以鬆口氣,她一直相信師傅,隻要有他在,就冇有搞不定的事情。

“可是師傅,我們隻剩下三天時間了。時間一到,真的要跟你回國嗎?我可不可以留在這裡等朵朵病好了?”江怡墨真的捨不得F國,捨不得這裡的一切。

“你覺得呢?”景沐辰說。

出爾反爾,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哦,我懂了。”江怡墨明白。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嗯,師傅晚安。”江怡墨回家了。

清晨!

江怡墨穿上職業裝,開車去TM集團上班,她現在好像冇啥事兒可以做,朵朵的治療正常在進行,也不能去看朵朵,而且通過昨天晚上的事情,朵朵應該不會再排斥治療,接下來隻需要耐心等待就可以。

軒軒那邊一切正常,江怡墨也不用操心,等哪天真的可以帶他倆走的時候,江怡墨感覺自己即便告訴了軒軒,怕是他也不會太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