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始吧!”沈謹塵把帶血的衣服扔掉。

傭人拿著棉簽,沾了些酒精先給傷口消毒。她很緊張,生怕把沈謹塵弄疼,所以她的手一直在抖,特彆的誇張,抖著抖著就是猛的一下,直接戳了下去。

沈謹塵明顯感覺得疼,後背抽了一下。

傭人嚇得當即跪在地板上求饒,生怕沈謹塵會懲罰她,不停的磕頭。

“下去。”沈謹塵輕吼。

傭人立馬退了出去,他自己坐在床頭,反手用棉簽往背上塗,手不夠長,根本勾不著,而且會更疼。

朵朵嚇得坐在沙發上哭,她不敢看,她太小了。

江怡墨讓傭人把朵朵走,先去院子裡玩會兒。

“我來吧!”

江怡墨接過沈謹塵手中的棉簽,站在他背後,小心的幫他塗。傷口很深,有些玻璃渣子紮進了肉裡麵,需要拔出來,在這個拔的過程中是非常痛苦的,猶如萬箭穿心一般,普通人肯定受不了,但沈謹塵卻冇有吭聲。

她處理了近一個小時,才把傷清理乾淨,塗了薄薄的一層藥,又是衣櫃裡幫他拿了件衣服過來,待沈謹塵把手臂張開,她就幫他更衣。

江怡墨動作很生硬,她第一次幫男人更衣。

其實,江怡墨真的很單純,她第一次和男人發生關係也是因為江雨菲的陷害,上學時她從來冇交過男朋友,所以,除了那個害她生孩子的男人之外,沈謹塵是她正經見過的第一個男人,她臉紅了,心跳也加速了。

“謝謝。”

江怡墨不知道講什麼。

腦子有些亂,隻記得這兩個字。如果不是沈謹塵幫她擋了,怕是江雨菲手裡的花瓶就砸她背上了,這些傷該是江怡墨承受的。

“你不需要感謝我,我這麼做是為了朵朵,你是第一個讓朵朵開口講話,讓她微笑的人。”沈謹塵淡淡地說道。

他都是為了朵朵。

“隻怕是現在不行了,剛纔你也看到朵朵對我的態度了。”江怡墨挺難受的。

被自己親生女兒嫌棄,她有再多的錢都買不到朵朵的一個擁抱,真的很紮心。

“這件事我來處理。”沈謹塵穿好衣服,站了起來。

寬鬆的睡衣穿在他身上,依舊能把他條線分明的肌肉秀出來,個子高高的,細細的,既然肌肉還那麼多,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練成的。

他去了花園,找朵朵。

江怡墨不敢離得太近,隻能遠遠的瞧著。

朵朵坐在鞦韆上掉眼淚,她被今天的事情嚇到了,怕會在心裡留下陰影。

沈謹塵走過去,蹲在朵朵麵前,手落在她頭頂上輕輕的拍,特彆溫柔。

“怎麼了,不高興嗎?”沈謹塵。

朵朵憋著嘴巴,不太開心的盯著爹比,小腦袋耷拉著,她不會說話,但她這些不開心的表情會折磨身邊的人,尤其是沈謹塵,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朵朵這委屈的表情。

“朵朵,雖然你隻是個孩子,但爹地相信你的眼睛比誰都亮,誰對你,對你不好,朵朵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是不是?小墨阿姨不是壞人,朵朵之前也很喜歡她不是嗎?為什麼要推阿姨?為什麼要瞪她?朵朵這個樣子會很傷小墨阿姨的心,當我們傷了一個人的心的時候,是不是應該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