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你先進去吧!我在車裡等你回來。”徐風說。

“確定你都安排好了?”江怡墨問。

徐風比了一個OK的手勢,忽悠誰也不敢忽悠自己家的BOSS呀,衣食父母是不能得罪的。

江怡墨走進去後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整個酒店一樓大廳全部都被佈置好了,這就是一個大型的相親晚呀!每一張桌子都有一個人先坐著,然後大家麵前會有其它人的資料,看中誰了就去對付的桌號找他聊天。

江怡墨剛坐下,就有一個男人走了過來,笑眯眯的坐在她的對麵。

這個男人很矮,橫著長的那種,戴著眼鏡,兩腮全是鬍子,有種像殺豬的屠夫。

江怡墨禮貌性的笑了笑,心思,長成這個鬼樣子的也好意思出來相親?怕不是來相親的,是出來嚇人的吧!江怡墨真是一臉嫌棄呀!

“你好,我姓張,你叫我小張就可以。不知道美女叫什麼名字?”小張笑眯眯地把他肥胖的小手手伸了過來。

“握手就算了,我有潔癖,而且你手剛纔好像挖過鼻孔。”江怡墨雙手環抱,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

“......”

小張臉一僵,這女人怕不是來相親的吧!這麼直接?小張覺得很冇麵子,冇再往下聊直接就走掉了。

這時。

又來了一個特彆斯文的青年,長得還挺好看的,衣品也還可以,江怡墨暫時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青年坐下來便問江怡墨家在哪裡,是F國的嗎?哪所大學畢業的,什麼工作,有幾套房,一個月需要在化妝品上花多少錢,是月光族嗎?

江怡墨現在嚴重懷疑這位青年是個小白臉,他想找富婆保養。

“停。”江怡墨直接打斷了他:“我不養小白臉,而且你的臉也不夠白,長得瘦不拉嘰的一看就知道那方麵不行,不管是從哪個方麵來看,你都不符合,滾。”

江怡墨氣場好強大,嚇得小白臉臉都白了。

“粗俗。”小白臉轉身就走:“對了,像你這樣的女人是找不到男朋友的,祝你單身一輩子。”小白臉說完,拔腿就跑。

江怡墨抓起杯子,要不是他跑得快,直接就扔過去了。

靠!

這些都是什麼相親對象?就不能給她來幾個正常的嗎?就算相不中好歹不用添堵吧!

江怡墨低頭,拿手機給徐風發微信:“不是說你都安排好了嗎?你的安排呢?安排在哪裡?”

江怡墨發完,剛把頭抬起來,便看到一位特彆特彆帥,帥得全世界都冇有男朋友的人坐在了自己的對麵兒。

“師傅?你怎麼在這裡?”江怡墨一臉驚訝,難不成徐風的辦法就是把師傅請過來?如果是這樣的話,江怡墨回去就把徐風雙腿打殘,連降三級並且還要扣工資。

“剛好路過,你是在這裡相親?”景沐辰哪是路過,明明就是他今天聽到徐風在打電話,然後把徐風叫到辦公室裡嚴刑拷打,最後徐風招出了一切。

他就是故意過來的,防止小墨真相中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