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他現在放心了,就以目前的情況以及這些相親人的水平來看,小墨不可能看上他們,唯一幾個長得好的都被景沐辰派人扔了出去,小墨想相中對象比登天還難。

“被我爸逼的,師傅你是有事嗎?要不你先走吧!我一會兒就回去了,這些相親的人太奇葩了。”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有點尷尬。

相親被師傅給撞上了,弄得好像她真的很恨嫁一樣。

“回家注意安全。”景沐辰起身,特彆灑脫的走了出去,完全不用擔心小墨會被相中。

江怡墨重得的吐了口氣,直接打電話讓徐風馬上滾進來,不然,就要他好看。江怡墨氣鼓鼓的坐在那裡,果然是被徐風給坑了,這傢夥的辦事能力永遠都是忽好忽壞,時常不在線。

“小姐,這裡有人嗎?”

抬頭,江怡墨看到一位好紳士的男人站在自己麵前,他在跟她說話。說話的樣子也好溫柔,臉上的笑很迷人,就像三月裡的陽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原來,相親會上也不全都是奇葩呀!

“冇人。”江怡墨淡淡的笑了笑,心思,在徐風還冇進來之前,就讓這個男人坐在對麵,好過來一些奇葩吧!

“你好,我姓許,過來參加相親節目的。”許先生說。

“許先生條件挺好的,應該不用來這種場所相親吧!”江怡墨問。

“被家裡逼的,難道你也是被家裡逼來相親的?”許先生這一問,他和江怡墨都笑了起來。

原來,大家都是被逼著過來相親的呀,這一聊,還聊出感情了,至少江怡墨覺得跟這個許先生聊天挺自然的,比剛纔那幾個強多了。

“爹地,姨和那個帥哥好像聊得特彆開心,你看看姨,她笑得好燦爛哪,就像在跟男朋友聊天一樣,你說姨真的會看上那個帥哥嗎?”軒軒雙手環抱,嘴巴就像機關槍一樣,噠噠噠的,不停的在說話。

軒軒都冇有注意到沈謹塵的臉色有多黑,他倆就遠遠的瞧著江怡墨,果然是聊得好開森呀!

“帥哥?他能比你爹還帥?”沈謹塵不服氣。

“嘿嘿。”軒軒尷尬的笑了笑:“那自然是冇有我爹地帥的,不過那位叔叔看起來也確實很優秀嘛。”實話實說又不犯法,為什麼軒軒覺得爹地現在的眼神有點恐怖?

姨在這裡相親,解決終身大事,爹地緊張個什麼鬼?還刻意把他拉過來一起圍觀,軒軒根本就不想過來,他還要回家寫作業訥!

“你到底是誰的兒子?”沈謹塵繼續黑臉。

軒軒立馬把嘴巴捂上,不敢再發表意見,明明是爹地把他拉過來的,也是爹地問他,那位叔叔怎麼樣的。軒軒就是實話實說,怎麼還把親爹地給得罪了,他還是不說話吧!

沈謹塵的臉越來越黑,越來越黑,都快不能看了。

突然。

他低下腰,在軒軒耳邊說了一句話:“你現在過去,然後......”

額!!

軒軒聽完臉色也變了,他覺得爹地可能是在開玩笑,姨也一把年紀了,好不容易來相個親,爹地竟然還想攪局,這是成心讓姨單身到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