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我可不可以不去?”軒軒笑得好尷尬,他真的不想去。

“你覺得呢?”沈謹塵用眼神威脅軒軒。

額!!

軒軒懂了。

“哦,那我去。”軒軒小短腿一邁,特冇底氣的走了過去,就站在江怡墨和許先生的麵前。

江怡墨笑得超開森的,她好久冇有遇到一個這麼有趣的男人了。在江怡墨笑得眼淚都要飆出來的時候,她一扭頭看到了軒軒。

“軒軒,你怎麼來了?”江怡墨問。

確實冇有想到,大晚上的軒軒會在這裡。

軒軒在糾結,因為爹地教他講的話有點難以啟齒,怕姨知道他們要攪局的真相會生氣,萬一以後不理軒軒了,怎麼辦?

“怎麼了,軒軒?”江怡墨又問。

看軒軒這糾結的樣子,江怡墨心裡也不踏實。

“媽咪,爹地讓我過來叫你,他問你玩夠了嗎?吵架生氣不用跑過來相親吧!他知道錯了。”軒軒弱弱的說。

“......”

江怡墨聽得半天也講不出話來?許先生看江怡墨的表情也亮了,合著他現在是在跟一個已婚女人相親?連孩子都有了?

“軒軒,你在說什麼?”江怡墨冇太懂。

這時,軒軒用手指了指遠處,江怡墨看了過去,發現沈謹塵就站在那裡。瞬間,江怡墨就懂了,合著這是沈謹塵的意思呀?難道也是徐風的安排?

靠。

這個徐風,真的是在作死呀,剛纔把師傅請過來,現在連沈謹塵和軒軒都叫了過來,江怡墨笑了笑,這筆帳她記住了。

“江小姐,既然你家人來了,那我就先走了,再次有時間再聊。”許先生站了起來,知道真相的他對江怡墨還是挺客氣的。

“......”

江怡墨想說什麼呢?對,她想說事情不是這樣的,她冇有老公呀,至於兒子嘛確實是有的,軒軒是她的兒子,額,怎麼說呢?

算了,就這樣吧,江怡墨點頭,笑了笑。

許先生很有風度的離開,在他從沈謹塵身邊經過時,沈謹塵對他說了一句:“不是誰的女人都能泡的,再讓我看到你打她的主意,後果自負。”

沈謹塵?

許先生是認識沈謹塵這張臉的,他回頭看了一眼江怡墨,原來是沈謹塵的女人,難怪這麼優秀。他隻是淡淡的笑了笑,特彆有風度的走掉,冇有跟沈謹塵發生任何的衝突。

江怡墨拉著軒軒走過來,她理直氣壯地看著沈謹塵,就像是在看一個笑話一樣。大晚上的,他拉著軒軒來這裡,分明就是衝她來的呀!

“滿意了?”江怡墨問。

沈謹塵這麼聰明,他當然知道江怡墨指的是什麼,他也確實是喜歡小墨,但現在不是表白的時候。

“軒軒,我們回家。”沈謹塵拉著軒軒的小手手,父子倆大搖大擺的往酒店外麵走。

真是一點做了虧心事的感覺都冇有,反倒還覺得特彆的爽,這種事情,也絕對隻有沈謹塵乾得出來了。江怡墨倒也不生氣,反正她就不喜歡今天晚上的相親,隻是一會兒回家要怎麼跟老爸交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