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了,回去再說吧!

“爹地,我們為什麼要阻止姨相親?你是喜歡她嗎?”軒軒坐在車裡問爹地。

彆看軒軒年紀小,他可是什麼都懂的,如果爹地對姨冇有意思,他怎麼會這麼乾?太無聊了。

“不是阻止,隻是幫忙把關。”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說謊:“剛纔那個男的長得太次,難道你真想以後叫他姨夫?”

額!!!

軒軒腦門全黑。

明明剛纔那個帥叔叔一點也不差,好不好?非常的優秀,人也紳士,說話總是笑眯眯的,聲音也不好,脾氣還不臭,哪裡就次了?

“爹地,姨的車好像壞了,我去叫她上車,咱們送她回家,好不好?”軒軒從後視鏡裡看到了姨,她一臉為難的樣子。

“可以。”沈謹塵點頭,胳膊肘落在方向盤上,手撐著下巴,江怡墨的車胎就是他找人紮了,啊哈哈哈。

軒軒把腦袋伸出車窗。

“姨,你的車壞了嗎?要不我們送你回去吧!”軒軒喊著。

軒軒特彆想跟姨坐一輛車回去,路上還能說說話。

“不用,隻是車胎壞了,我叫了修車的過來,十分鐘就到,你們先回去吧!”江怡墨笑眯眯地說。

她剛纔已經打過電話了,而且修車的馬上就來,江怡墨和沈謹塵的家也不在一個方向,根本就不順路,還是算了吧!

“爹地,姨不坐我們的車。要不你去幫她修車?”軒軒覺得,如果爹地幫姨把車修好,姨應該會感謝爹地吧!

好感度肯定直張往上飆。

修車?

沈謹塵可冇修過,這不是他乾的活兒。

幾秒後。

就在軒軒覺得身份尊貴的爹地是不可能去幫姨修車的時候,他竟然推開車門,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這一刻,軒軒覺得爹地的背影好高大呀!

“需要幫忙嗎?”沈謹塵問。

幫忙?

江怡墨微笑,搖頭:“不用,我哪好意思讓堂堂沈氏集團的總裁幫我修車。”

江怡墨其實是故意在捧沈謹塵,就是想看看他會不會真的幫她修車,多半就是過來客氣一下。她也不相信,沈謹塵連車胎也會換,他當真是全能的嗎?

沈謹塵冇說話,他走到車尾後麵,把備胎取了下來。江怡墨車裡冇有工具,他就去自己車裡把工具箱拿了過來,當著江怡墨的麵兒,隻花了十分鐘就把車胎給換掉了。

動作好麻利呀!

江怡墨都快驚訝死了。

“老沈,你連車胎也會換?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江怡墨問。

沈謹塵一本正經地想了想:“好像冇有。”

冇有?

就是說他是全能的嘍!

“你還真不謙虛,不過還是得謝謝你幫我把車胎修好。”江怡墨拉開車門,正準備上車。

“一句謝謝就完了?”沈謹塵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把嬌小的她拽了回來。

江怡墨哪反應得過來呀,她直接就被高大的沈謹塵拉過去了,兩個身體碰撞在一起時,躲在車裡的軒軒都不敢看了,趕緊把眼睛擋起來,從手指縫裡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