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耶,媽耶,爹地也忒猛了吧!他竟然如此霸道?

江怡墨傻了,每次被沈謹塵拖走的時候都得犯傻一次,和她霸道女總裁的人設不符合呀,應該是她把沈謹塵往懷裡按纔對呀!

“你......”

江怡墨想問什麼呢?媽耶,腦子給他整亂了,不知道要講啥了。

這時。

沈謹塵的腦袋落了下來,他特溫柔的在江怡墨耳邊說了一句:“以後不許再去相親,記住了?”

不許?

好霸道的口吻呀,他是在用怎樣的立場命令江怡墨呀?

偏偏江怡墨還不覺得他說話方式有問題,酷酷的嘛!她冇有支聲,隻是站在那裡。沈謹塵講完,便直接幫江怡墨把車門拉開。

“開車注意安全,到家報平安。”他對她說。

“哦。”

江怡墨的回答很不走心,甚至她何時上的車,何時把車開走的,她都快忘記掉。

沈謹塵站在路邊,等江怡墨把車開走後他再上車,一本正經地開車。時不時的他會偷笑,露出一個笑臉來。軒軒坐在旁邊,默默地看著神經病爹地抽風。

完了,完了,爹地好像真的喜歡上姨了,怎麼辦?怎麼辦?要助攻嗎?軒軒好複雜。

半小時後。

江怡墨一回到家裡就被爸爸拽了過去,直接按在沙發上嚴刑逼供。得知江怡墨相親未遂後,爸爸想掐死她的心都冇有了。

但不能掐死,掐死就冇有女兒了。

小墨爸爸淡定,不生氣,他決定給小墨重新安排更加盛大,更大規模的相親會,就不信女兒嫁不出去了。

“等等,爸,樓上什麼動靜?誰在?”江怡墨聽到了二樓的腳步聲。

“哦,是菲菲和李修,他倆搬回來住了。”小墨爸爸說。

“......”

江雨菲和李修搬回來了?那繼母也跟著回來了。五個人在一個屋簷下,這下可熱鬨了。

“他倆在外麵住得好好的,搬回來乾什麼?外麵的彆墅不夠大嗎?還是他倆手上的錢都揮霍光了?”江怡墨一臉不爽。

爸爸冇有說話。

“怎麼了,爸?”江怡墨看爸爸這表情就知道有事兒。

“菲菲和李修要補辦婚禮。就在三天後,請柬也發出去了。”小墨爸爸說。

江雨菲要結婚?她還要大辦?嗬嗬,江怡墨怎麼聽著有些可笑呢?

“你支援他們?”江怡墨問爸爸。

爸爸又不說話了,不支援又能怎麼辦?

“行,我懂了,就這樣吧!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江怡墨笑了笑。

江怡墨上樓。

她知道江雨菲在浴室裡洗澡,她聽到水聲了,而李修在臥室裡。江怡墨小腰一閃站在了浴室外麵,她用鑰匙打開了浴室門,直接走了進去。

“啊!”江雨菲聽到聲音,一聲慘叫,坐在浴缸裡的她根本不知道該擋哪裡。

江怡墨手指穿過鑰匙環,特彆隨意的在空中轉著,笑眯眯的走過去站在浴缸前。

“喲,第一次發現妹妹身材可以呀,難怪男人都喜歡上,我要是男人,也想呢!”江怡墨慢慢蹲下,近距離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