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雨菲知道江怡墨不安好意。

“我在洗澡,你趕緊出去。”江雨菲真怕江怡墨突然拿個手機出來,對著她就拍。

三天後就是江雨菲的婚禮了,她不想出任何意外,更不想被江怡墨整。這一次,她必須辦得風風光光的,讓所有人都高看她一眼。

“妹妹這是乾嘛呢!姐姐也冇洗,一起唄!記得小時候咱們好像一起洗過。”江怡墨還真把外套扔掉了。

“誰要跟你一起?”江雨菲不願意。

“妹妹該不是怕一會兒我進去後,把你的身材比下去吧!不用過分擔心,姐姐的身材呢隻是比妹妹好一丟丟,不打緊的,嗯?”江怡墨笑得讓人後背發毛,她到底要乾嘛呀!

“對了,洗澡的時候我習慣在水裡加些東西,這樣洗完後身上香香的,皮膚會更好。今天妹妹可是沾姐姐的光嘍!”

江怡墨蹲下,她拿著一個小瓶子,把裡麵的粉末倒進了水裡。不知道是什麼鬼,倒進水中就不見了。

江雨菲突然站了起來,她想跑,不願意和江怡墨一起。

起身的瞬間,江怡墨是真覺得江雨菲身材挺好,難怪男人都喜歡她這個樣子的。

江怡墨也站了起來。

“算了,我還是回房間洗吧!妹妹不願意跟我一起,你就慢慢洗吧!”江怡墨轉身就走,她直接把浴室門拉開,嚇得江雨菲趕緊縮回浴缸裡躺好。

江怡墨站在門外,門開到了一半。

“妹妹好好洗喲!好好享受姐姐送你的禮物。”

江怡墨關上門,故意在門外加了一把大鎖,等鎖上後她就把鑰匙從窗台上扔到了後院的草叢裡,然後回房間睡覺覺。

就算有人發現江雨菲在浴室裡,等找來鎖匠開門怕得也兩個小時吧!而且現在是晚上,鎖匠會不會過來還不一定。

剛纔江怡墨往水裡倒的是癢癢粉,隻要一碰到身上就會癢得要死,江雨菲泡上幾分鐘就夠讓她受了。啊哈哈哈,想想就超爽,真是活該。

江怡墨一想到朵朵昨天晚上在倉庫裡等江雨菲去救她,等得心都涼了。江雨菲還在電話裡說那種難聽的話,真是傷了朵朵的心,江怡墨必須要好好懲罰江雨菲才行。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睡覺前江怡墨都會先看一眼手機。

沈謹塵剛纔有發微信過來?

“平安到家了嗎?”沈謹塵發過來的。

江怡墨這纔想起在酒店外沈謹塵講的話,到家後發微信報平安,他一直在等她?

“到了。困了,晚安,拜拜。”

江怡墨回過去,手機一扔,直接睡覺,冇心冇肺的樣子真可愛。沈謹塵收到微信才踏實,睡覺。

清晨!

江怡墨和繼母,爸爸坐在餐桌前吃早飯。

“爸,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吵的感覺。”江怡墨喜歡吃飯的時候說話。

“也不知道是誰在浴室外麵加了一把鎖,菲菲被關浴室了,大半夜的也找不到鎖匠,後來我們把門砸開才把菲菲救出來。”小墨爸爸嘴上這樣講,心裡可清楚呢,肯定是小墨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