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可真會開玩笑,結婚是為了幸福,誰還會有預謀的結婚。”江雨菲笑得好淡定呀。

“是嗎?妹妹指的幸福怕不是天價嫁妝吧!你的幸福可是建立在爸爸的棺材本上,你真的會幸福嗎?”江怡墨笑眯眯的。

她講得很直接,這樣的話當著眾人的麵兒講出來,挺傷人的,弄得江雨菲臉不好看。

這時。

氣氛也尷尬了起來,尤其是爸爸,他應該是最紮心的,女兒算計他的家產,這是要把他挖空的節奏,倒不是不願意給,隻是以這樣的方式給出去,誰會開心。

江怡墨又把目光落在了李修身上。

“李修,你跟江雨菲在一起肯定不是為了錢,對吧!”江怡墨總是笑眯眯的,她這是要框李修,讓他表態的意思。

當著大傢夥的麵兒,李修自然不能說是為了錢,就算他真是為了錢也不能講呀!

“我和菲菲是真心相愛的。”李修開始說漂亮話。

“既然是真心相愛,如果說爸爸冇有天價嫁妝你也是很樂意娶江雨菲的,對吧!我想你也不希望江雨菲拿著爸爸的棺材本去結婚,你說呢?”江怡墨問。

額!

這......

這讓李修如何去回答?

如果她繼續講漂亮話,就等於是給了江怡墨機會,自動放棄唾手可得的一切。但如果反之,那他的野心就暴露了,這真的裡外都不是人呀!

“突然不說話這是心虛了?你該不會真的是為了江家的錢才和江雨菲結婚的吧!”江怡墨又問。

氣氛突然就緊張了起來,李修心裡一直在打鼓。

這時。

江雨菲突然跳了出來。

“姐姐,你講這些是不是誇張了些?爸爸就我們兩個女兒,等他百年之後,財產自然也是我們的。而且這次我結婚也算是大辦,如果江家不能拿出點像樣的嫁妝的話,怕是會被人笑話,爸爸最要麵子了,他肯定不會讓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爸爸,你說我講得對嗎?”江雨菲一句話便把球踢給了爸爸。

爸爸一直冇有說話,現在更是不知道講什麼好。

“菲菲講得也有道理,隻是......”

爸爸還冇講完,江雨菲立馬接了過去。

“既然爸爸都冇有意見,姐姐你的意見是不是可以保留了?再說了,爸爸都把整個江氏集團給你了,我隻是要爸爸手裡其它的股份,這和姐姐比起來真是九牛一毛,你不至於這點小錢還要跟妹妹搶吧!傳出去外人該說我們江家的姐妹不合,為了錢撕破臉皮了,多不好聽。”江雨菲笑得好賤呀!

這張嘴巴還真是有點厲害。

“難道妹妹現在不正是為了爸爸的錢,在跟家裡人撕破臉皮嗎?還有,江氏集團並不是爸爸給我的,是我自己花錢買過來的。爸爸其它股份就算是按人頭,我也得分一份,妹妹想都拿走根本不可能。身為江家的長女,我有權利替爸爸做決定。股份的事情絕對不能動,就算要動,也得等到爸爸百年之後。”江怡墨講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