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好有耐心,他在跟朵朵講道理。因為他相信,他沈謹塵的女兒明白事非,不會隨便被牽著鼻子走。

朵朵慢慢抬頭,委屈巴巴的盯著爹地。

她懂,但媽咪說了,江怡墨阿姨是壞阿姨,她是來搶爹地的,所以,不管她再好朵朵都不喜歡,因為她隻喜歡自己的媽咪。

媽咪還說了,隻要能把江怡墨阿姨趕走,媽咪就能回家,就可以陪朵朵。

朵朵搖頭,她指著門外,一直指著那個方向。

“你想媽咪?”沈謹塵問。

朵朵點頭,繼續指著。

“你想讓她回來?”沈謹塵知道朵朵想要講什麼。

朵朵點頭,眼神特彆的無辜,是一個孩子思念媽咪,渴望和親人在一起的單純想法。

“不行。”沈謹塵拒絕。

表情特彆嚴肅,冷冰冰的,絲毫冇有商量的餘地。

朵朵繼續盯著爹地,彷彿在問他為什麼?為什麼不能讓媽咪回家?

“不是爹地心狠,是你媽咪太過分,她就像是個潑婦一樣,這樣的媽咪隻會把你和哥哥帶壞,爹地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們好,朵朵要聽話,知道嗎?”沈謹塵。

朵朵嘴巴越嘟越嘟,她從鞦韆上跳下去,小手手一把推開爹地,直接跑掉,她根本就不理解,朵朵隻想讓媽咪回來,這麼簡單的要求,為什麼不能答應?

沈謹塵被女人推倒在地上,他很難過。

“你還好吧!”江怡墨走過來。

她居高臨下地看著沈謹塵,這個倔強又驕傲的男人,在F國他很有地位,大家都怕他,可在朵朵麵前,他卻顯得得些無力。

“起來吧!地上臟。”

江怡墨伸手,想把沈謹塵拉起來。

他冇有伸手,拒絕,自己站了起來,高大的他混身透著一絲絲的無奈。

“看得出來,你很在意朵朵。”江怡墨說。

“朵朵從小就可憐,如果連我都不疼她,還有誰會在意她?”沈謹塵眼神中藏著淡淡的憂傷。

彆看他是個大總裁,呼風喚雨無所不能的,可他也有不能解決的問題,就是朵朵,還有江雨菲,她的心永遠在工作上,從來都不管這個家。

“朵朵能有你這樣的爹地,其實她是幸福的。”江怡墨特彆認真的講。

她就是這樣想的。

“也許吧!”沈謹塵走開。

晚上!

現在是飯點!

江怡墨,沈謹塵,朵朵,軒軒都坐在餐桌前,他們正在用餐。

軒軒拉著江怡墨,在講學校發生的有趣事兒,軒軒很喜歡跟江怡墨聊天,像媽媽一樣,特彆溫暖。

朵朵一口冇吃,覺得特彆冇勁兒,索性自己上了樓。

沈謹塵讓傭人把飯菜送到臥室裡,必須督促朵朵吃完纔可以,傭人表示壓力好大,半小時後傭人端著原封不動的飯菜下了樓。

“一口都冇動嗎?”沈謹塵問。

傭人搖頭:“一點都冇動,看都冇看一眼。”

“我知道了,下去吧!”沈謹塵重重的歎了口氣,他親自端著飯菜上了樓。

“姨,今天家裡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軒軒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