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分鐘後。

在轉彎的時候。

砰的一聲響。

江怡墨感覺腦子一陣嗡嗡,車突然不走了,她下車一看。

靠!胎爆了?真的爆了?

江怡墨站在大馬路上,回頭看著沈謹塵的車停下來,他的頭從車窗裡伸出來,正盯著江怡墨。

“老沈,你這張嘴開過光嗎?真的爆胎了。”江怡墨雙手插腰很無奈。

肯定是沈謹塵今天打扮得太帥了,她的車胎受不了就爆了。

“老沈,你這張嘴開過光嗎?真的爆胎了。”江怡墨雙手插腰很無奈。

不是沈謹塵的嘴開過光,是他想讓江怡墨爆胎就得爆。

“有備胎嗎?我不介意幫你修車。”沈謹塵趴在車窗前,特大氣地說。

備胎?

昨天晚上有個備胎已經換上了,現在哪還有?誰知道會接二連三的爆胎?幾百萬的車說爆就爆,肯定是見鬼了。

“冇有。”江怡墨搖頭。

“這樣呀。”沈謹塵故作為難:“那隻能打電話讓修車公司的人過來了,不過現在是早高峰應該會等很久吧!我倒是不介意送你去公司。”

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兒,她走到沈謹塵車窗前,低頭看著趴在車窗上的他。咦,還挺好看的樣子。

“該不是你動的手腳吧!”江怡墨現在嚴重懷疑是沈謹塵搞的錯。

不然,為啥他一出現,她的車胎就爆了?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我可冇那本事,再說,我跟你車胎也冇仇。”沈謹塵嘴角微揚,笑了笑:“要不要上車?”

“上,有免費的車坐,為什麼不上?”江怡墨拉開車門,正準備坐在後排。

“坐前麵來,我不是你的司機。”沈謹塵說。

切。

他可不就是司機嗎?大清早跑到江怡墨家裡來給她當司機,好好的總裁都不想當了。

江怡墨坐在副駕駛上,沈謹塵開車。

“去江氏集團?”沈謹塵問。

“廢話。”她說。

“......”

沈謹塵眉頭上一條黑線,就不能跟他說話客氣點?

“朵朵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我也不能去看她,你應該能從景沐辰那裡打聽到點什麼吧!”沈謹塵開始找話題。

“挺好的。”江怡墨說。

“那就好,朵朵從小就堅強,雖然不會說話,但她一直很勇敢,肯定可以克服的。”沈謹塵一臉信心。

江怡墨把臉轉過去,特認真的看著沈謹塵。

“從小?”她疑惑:“你不是失憶了嗎?記不得以前的事情,從小這個詞用得不對吧!”

冇錯。

沈謹塵就是失憶了,但是他前不久好了,這件事情一直冇有告訴任何人。

突然被江怡墨抓包,倒還真讓他有所警惕起來。

“隨口一說,何必當真?難道朵朵不勇敢嗎?”沈謹塵表現得很淡定。

“這倒也是,也是看看朵朵是誰的女兒。”江怡墨莫名的從心底升起一股自豪感來,她生的。

“我女兒。”沈謹塵特認真地說。

江怡墨嘴上冇反駁,但她在心裡應:朵朵是我女兒,我生的。

半小時後。

車停在江氏集團正門,江怡墨等沈謹塵的車開走了,她再自己打車去TM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