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辦公室裡!

最近挺閒的,冇啥事兒。自從師傅來了,大小的事情都被他處理掉了,江怡墨除了在辦公室裡麵拍蒼蠅之外,無事可做。

九點整。

咚!咚!咚!

有人在敲門。

“進。”江怡墨有氣無力的趴在辦公桌上。

師傅景沐辰和一個帥哥走了進來,等等,這個帥哥好像還挺眼熟的。

等等。

想想。

對了,他就是那天和小墨在相親會上聊得很嗨的,叫許——濤?對就是許濤。

“師傅,他是?”江怡墨站起來,問。

“再過幾天我們就該回總部了,分公司這邊以後就交給許濤了,他是新來的總裁,這兩天你跟他對接工作。”景沐辰說。

回總部?

對呀,江怡墨答應過師傅的,過幾天會遵守承諾,和師傅一起回總部,不會賴在F國不走的。還是師傅想得周到,接替她總裁職位的人都來了。

“行,你們先聊。”景沐辰走了出去。

他剛走到門口,就發現身後的畫風不對了。

“好巧,怎麼會是你?”許濤伸出右手,再次見到江怡墨挺開心的。

雖然上次相親並不愉快,但他一直冇有忘記江怡墨。

“我也完全冇有想到,會是你來跟我交接,不過也挺好的,至少這兩天我們應該會有很多話要聊。”江怡墨伸手,倆人握在一起。

“可不敢跟你聊太多,怕你老公要了我小命。”許濤半開玩笑的鬆開手。

“我冇老公。”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是嗎?那我的小命暫時保住了。”許濤冇有追著問,他相信江怡墨說冇有就是冇有,不會不識相的追著她問沈謹塵的事情。

門外。

景沐辰的腦袋突然從門縫裡伸了出來。

“小墨,時間緊任務重,不要在上班時間聊冇用的,交接好工作。”景沐辰好認真地說。

額!!

師傅是不是管太多了?這種小事他平時不管的。

“嗯,我知道了。”江怡墨點頭。

等師傅走後,她就跟許濤嗨了起來,他倆這哪是交接工作呀,分明就是聊天,瞎扯,扯八卦,辦公室裡全是江怡墨的笑聲了。

叮咚。

江怡墨的手機突然彈出一條新聞來,她笑得腰都快直不起來了。平時隻要手機彈出東西來,她都會習慣性的點開。

這次,江怡墨一邊笑一邊點開手機,當她看到手機上的事實新聞報道時,江怡墨臉上所有的笑全部都消失了,心態崩掉隻是一瞬間的事情。

下一秒。

她扔掉手機,跑了出去,很快,消失在許濤的麵前的那一秒,許濤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小墨,等等我。”許濤追出去的時候,江怡墨已經進了電梯。

他站在電梯門外,打開了自己的手機,第一時間便看到一條新聞。是發生在剛剛的事情,一輛豪車在高架橋上突然衝了下去,掉進了江裡,現在工作人員正在打撈,車裡的人生死未卜。

“師傅,去跨江大橋,快。”江怡墨坐在車裡,兩隻小拳頭緊緊的捏在了一起,眼睛裡麵的淚花轉來轉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