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訪視頻裡記者報出來的車牌號,是交通部門從監控裡麵吊出來的,江怡墨聽到車牌號的時候就已經炸掉了。

此時,她的心緊緊的揪在了一起。

車裡。

司機師傅還在聽廣播,就連廣播裡麵插的也是一樣的新聞。

“師傅,麻煩你再開快一點。”江怡墨的心一直是揪著的。

這則新聞對於普通人來講並不算什麼,對於司機師傅來說也隻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對於江怡墨來講卻是痛失親人的一種警示,她需要馬上趕過去,需要看到爸爸平平安安的。

“姑娘,不是我開得慢,實在是這是主城區,是限速的。廣播裡麵的新聞你也聽到了吧!就是因為開得太快導致的事故,你說好端端的一條生命說冇就冇了,豈不是可惜了?”司機師傅並不知道江怡墨和事故者的關係,可他從後視鏡裡看到江怡墨在掉眼淚,頓時覺得好奇怪。

這小姑娘倒是挺有同情心的。

“不,他不會死,不會死的。”江怡墨嘶吼著。

司機被她弄得莫名其妙的。

“連車帶人都掉江裡麵去了,現在都冇有打撈起來,生還的可能很小吧!”司機隻是就事論事。

江怡墨卻直接從車裡站了起來。

“我說不會有事,就不會有事,你要不會開車,我來開。”江怡墨好久冇有這麼激動過了。

“小姑娘,你快坐下,快坐下,不安全。”司機被江怡墨弄得莫名其妙的。

等等。

司機突然想到,這位小姑娘要去的是跨江大橋,正是發生事故的地方,她現在又坐在車裡哭,一提到那個出事故的人她就這麼激動,難道?

“小姑娘,你跟廣播裡發生事故的人是什麼關係呀?”司機問。

半晾。

江怡墨從才嗓子眼裡冒出幾個字來。

“他是我爸爸。”江怡墨說。

以前。

江怡墨並不覺得爸爸會突然離開她,尤其是媽媽死後,爸爸忙著工作還娶了後媽,江怡墨對爸爸的感情就淡了,情感淡了,自然就不重要了,也不會去在乎失不失去的。

最後江怡墨和爸爸的感情越來越好,反倒讓她更想留住爸爸,想和他一直在一起。

現在。

江怡墨更是害怕失去爸爸,如果連爸爸都走了,江怡墨就真的變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了,再有錢又有什麼用?能把爸爸媽媽的命換回來嗎?

“小姑娘,你彆哭,我這就加速,雖然不能幫你做什麼,但我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你送過去,你坐穩了。”司機師傅突然變得好有正義感。

車速飆得好快,司機師傅把出租車開出了跑車的感覺。

二十分鐘後。

江怡墨來到了大橋上,整段橋都被封了。現場有記者跟蹤報道,有很多相關工作人員在江麵上打撈,江怡墨遠遠的看到這一幕,她整個就崩了。

她是怎麼一步步走過去,又是怎麼站在大橋上的,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旁邊。

李修和江雨菲也在。

李修摟著江雨菲,他倒還好冇有哭,畢竟不是他的爸爸。江雨菲正在接受記者的采訪,她哭得巨傷心,演技那叫一個絕。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纔是爸爸的親生女兒,搞得她和爸爸的關係有多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