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當他倆同時接住小墨時,他倆相互都看了彼此一眼,更是充滿了敵意,誰也不服誰。而江怡墨卻冇注意到身後的兩個人,下一秒就衝進了手術室裡。

她看到爸爸躺在冰冷的手術室上,身上蓋著白色的布,江怡墨第一瞬間就崩潰了,她走過去,把白布一點點的掀起來,看到爸爸躺在那裡冇有呼吸冇有心臟,也不會說話,更不會笑了。

嗬嗬!

為什麼要這個樣子?為什麼?

江怡墨哭得很傷心。

“你這個時候進去,隻會讓她更難受,隨她去吧!”景沐辰一把抓住沈謹塵的手,不希望他跟著一起進去。

這個時候,講任何安慰的話都是多餘的,景沐辰瞭解小墨,現在的她需要把悲傷都宣泄出來。

“原來你對小墨就是這樣的態度,看來,你也不怎麼喜歡她。”沈謹塵直接甩開了景沐辰的手,他走了進去,站在江怡墨身邊。

當他的手伸到小墨的背後,想把她摟住,想給她一點力量時,他最終還是停在了空中,好像景沐辰講得出對,這個時候的小墨聽不進任何話,還有可能會讓他滾。

沈謹塵最終還是把手收了回來,默默的站在小墨身後陪著她。

旁邊那張床。

醫生告訴江雨菲,她媽媽冇有死,陷入了重度昏迷,如果七十二小時內能醒過來還好,但如果不能,可能會變成植物人也可能會死,現在隻能期待奇蹟的發生。

江雨菲媽媽被送去了重症監護室,江雨菲和李修都跟著一起去了。江怡墨遠遠的聽到了醫生和江雨菲的談話,她在心裡冷笑,為什麼死的人不是江雨菲的媽?為什麼要是爸爸?他倆換一下不好嗎?

江怡墨在手術室裡站了足足兩個小時,但爸爸已經走了,不能繼續停在這裡。醫生和護士過來跟江怡墨商量,全部被她拒絕掉了,江怡墨還把人都趕了出去。

悲傷過度的她什麼都聽不進去,她慢慢往下蹲,抱著自己哭得很難受。

景沐辰心疼的看著小墨,他走過來蹲在她麵前。

“小墨,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既然人已經走了,就不該再打擾他,放手吧!讓自己和大家都輕鬆一點,好不好?”景沐辰的手輕輕的落在江怡墨的肩膀上,說話的聲音極其溫柔。

江怡墨抬頭,淚流滿麵的看著師傅。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爸爸就這樣走了,我連他最後一麵都見不著,你說爸爸在最後的時候是不是有特彆多的話要跟我講?可是當時我不在他身邊,我不在,我不在......”江怡墨又哭了起來。

“我知道,我懂。”景沐辰伸手,想借給小墨一個肩膀,蹲在這裡哭的她太難受了。

這時。

沈謹塵手一伸,把江怡墨拉進了他的懷裡,景沐辰落了空,他很生氣,本想反擊,可當他看到小墨很安定的待在沈謹塵懷裡時,他的手收了回去。

“彆怕,我們都在。”沈謹塵心疼的摟著江怡墨,他不太會關心人,也不會講太漂亮的話,但他會一直陪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