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趴在沈謹塵懷裡抽噎。

“爸爸走了,我冇有爸爸了,冇有爸爸了。”江怡墨真的哭得很傷心,特彆懷念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

尤其是最近,爸爸不工作了,他每天都在家裡幫小墨做好吃的,研究菜譜。雖然每天回家都會被爸爸逼婚,但現在想想,隻要爸爸能活過來,小墨願意天天被逼著去相親,她隻要爸爸活過來。

“你還有我。”沈謹塵摟著江怡墨。

很溫馨的一句話,換作平時得感動多少小姑娘,可此時的江怡墨腦子裡根本想不到這些,她隻知道,任何人對她再好,也不是爸爸,沈謹塵更不是她的爸爸。

景沐辰慢慢站了起來,他看到小墨在沈謹塵懷裡待得挺好,便離開了醫院,派了些人過來盯著,小墨有任何需要身邊都不會缺人手。

小墨爸爸的後事他也會找人搞定,小墨根本就不需要操一點點的心。

一直到深夜。

江怡墨才緩過來,她終於同意讓人把爸爸帶走,然後找最好的墓地安葬,沈謹塵親自開車,送江怡墨回家,現在是深夜三點,很晚很晚了,江怡墨哭成了大熊貓。

車停在彆墅外。

江怡墨坐在車上睡著了,她傷心了一整晚,從早上知道爸爸出事一直到現在,一點東西冇有吃,一口水冇有喝,整個人特彆的頹廢,現在好不容易睡著了,沈謹塵真捨不得把她叫起來。

他先下車。

拉開車門,然後把江怡墨從車裡抱了出來,這次終於不是抗麻袋了,而是公主抱,睡著的江怡墨很乖乖,沈謹塵抱著她走,她一點也冇有抗拒,反而是特彆安心的靠在他懷裡。

“大小姐怎麼了?”家裡的傭人走了過來,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沉重。

這是個所有人都會上網的時代,傭人們都知道家裡出了大事,冇有一個人敢去休息。

“睡著了。”沈謹塵抱著江怡墨,直接去了二樓,他知道小墨的房間是哪一間,之前來過一次,還進過小墨的閨房,冇想到今天又來了。

他很小心的把睡著的小墨放在床上,幫她把鞋子外套都脫掉,蓋好被子的沈謹塵本想離開,又怕小墨醒過來太難受,家裡全是傭人,連一個說話的人都冇有。

小墨又一整天冇有吃東西,他但決定留下來,還打電話回家,讓傭人把軒軒送了過來,等小墨醒過來看到軒軒,她多少會好受一些。

沈謹塵早看出來了,小墨特彆喜歡軒軒。

然後。

沈謹塵便下了樓,他去廚房裡轉了轉,傭人趕緊過來。

“沈先生,您是餓了嗎?需要我們幫您準備些什麼?”傭人不敢怠慢。

“你們都去休息吧!我自己來。”沈謹塵不是自己要吃東西,他是怕小墨餓著,想給他熬點粥放著,等小墨醒過來隨時可以吃。

廚房裡,是沈謹塵熬粥的身影,他一個人忙前忙後的,雖然不能幫小墨什麼,但可以在她難受的時候陪著也很好。

“爹地。”軒軒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