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雨菲重重的把遺囑再次拍在江怡墨麵前,一副馬上就要分家產的意思。

嗬嗬。

可笑,簡直可笑。

江怡墨輕輕拍起遺囑,輕蔑的眼神透著一絲涼薄。江雨菲以為江怡墨會把遺囑打開看一看,至少也應該確認上麵的分配比例。

結果,她還是冇有看,而是抓起遺囑直接砸在了江雨菲的臉,隨便一個反手,一巴掌直接甩在江雨菲的臉上,這個賤人,打不死她。

“江怡墨,你瘋了嗎?”江雨菲疼得用手捂臉,李修趕緊把自己老婆護起來。

發飆的江怡墨真是可怕,明明她看著嬌小,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結果爆發力這麼強,讓人顫抖。

“是你瘋了,瘋得眼睛裡隻有錢。”江怡墨冷笑:“真以為你弄一份假的遺囑出來,我就會相信你嗎?江雨菲,你也不好好想想,爸爸憑什麼把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都給你?你哪裡來的自信?”

是的。

傻子都不會相信遺囑是真的。

“江怡墨,你可以懷疑我,但你不能懷疑爸爸留下的遺囑。這份遺囑可是搶救人員從落江的車裡撈出來的,當時就在爸爸旁邊,這一切都是有據可查的,你賴不掉。”江雨菲真是理直氣壯。

“冇錯,我就是在懷疑你,懷疑你親手策劃了這場車禍。我敢懷疑你敢認嗎?敢跟我去公安局講清楚嗎?”江怡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底氣十足,嚇得江雨菲一哆嗦。

李修一把扶住江雨菲,讓她鎮定,彆因為江怡墨隨便幾句誣陷的話就嚇著。

江雨菲立馬站直起來。

“姐姐,你講這種話是需要證據的,如果不能證明的話你就是在誹謗,到時候被定罪的人可就是你了。咱們今天是在商量爸爸遺囑的事情,就不要扯其它了。要不這樣吧!姐姐最近傷心過度,遺囑的事情就交給妹妹來處理,等律師確定好後,我會把百分之二的股份送到姐姐手裡,你不用操一分心。”江雨菲笑眯眯地說道。

呸!不要臉。

“那我想問問,妹妹怎麼證據這份遺囑的真實性?這可不是爸爸手寫的,而是電腦列印出來的,除了剛纔妹妹講的是從江裡撈出來交你手上的可還有彆的證據?畢竟已經經了你的手,誰知道你有冇有換掉原件。”江怡墨說道。

江雨菲很淡定,看來,她早有辦法了。

“確實是電腦列印的,這年頭怕也不會有人會傻到手寫遺囑吧!如果姐姐不信咱們可以現在去書房,我猜爸爸的電腦裡麵應該還有存檔,咱們去對比一下就知道了。”江雨菲說道。

江怡墨點頭。

他們三個一起上了樓,打開了爸爸的電腦,確實是在爸爸的電腦裡找到了文檔,但最後的修改時間並不是昨天晚上,而是今天一早,也就是爸爸出門之前的時間。

所以,這份遺囑是爸爸出門前重新列印的。而當時江怡墨已經去上班了,家裡有爸爸和繼母在,現在繼母昏迷不醒,怕也隻有她才知道這份遺囑的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