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咚,咚。

她用手敲車窗。

沈謹塵醒了過來。

他從車裡下來,站在江怡墨麵前,一臉睏意卻依舊擋不住他的帥氣。果然,長得帥的人,就算睡一晚不洗臉,他也是帥的。

“江雨菲和李修都走了?”沈謹塵問。

“昨晚就走了。”江怡墨回答,她一直盯著他看。溫暖的陽光從頭上撒下來,感覺他整個人都在發光,好耀眼。

“有冇有為難你?”沈謹塵很緊張地問,他怕小墨被欺負。

“他倆還不能把我怎樣。”江怡墨笑了笑:“你跟軒軒怎麼回事?昨天晚上不是回去嗎?你倆就在這裡睡一晚?你可以,軒軒可是孩子,他能行嗎?”

指責?

沈謹塵被江怡墨指責了。

“軒軒說想留下來陪陪你,我們就在車裡坐了會兒,結果就睡覺了。”沈謹塵解釋。

他把鍋甩給了軒軒,因為他不想讓小墨覺得他是一個特彆不靠譜的爹地,會損害他在小墨心中的高大形象。

“叫軒軒起來,一起進去吃飯吧!”江怡墨真是無語。

飯後。

沈謹塵送軒軒去學校,江怡墨自己去了TM集團,第一時間把徐風叫到辦公室。徐風也是兩天冇有見到BOSS了,特彆的想她。

看到江怡墨來公司,徐風的第一反應就是往她身上撲。當然,冇敢真的抱上,怕被董事長送飛機票。

“幫我去調查一件事情。”江怡墨開門見山,雷厲風行的,很是霸氣。

“你爸爸車禍的事情?”徐風問。

“嗯,這件事情並不簡單,我需要知道真相,如果爸爸真是被人害死的,我不會放過那個人。”江怡墨說。

“BOSS,這件事情董事長已經找了私家偵探,正在調查中,而且董事長還發話了,必須要找到真相,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徐風根本不用出手,這件事兒被董事長給包了,哪有他什麼事。

師傅?

對呀,這兩天都一直冇有看到師傅,不知道他在忙什麼。

“師傅人呢?”江怡墨問。

“有事出去了,對了,董事長約你今天中午一起吃飯,這是地址,他走的時候留下的,讓我一定要交給你。”徐風說道。

江怡墨接過地址,這不是上次和師傅一起吃餛飩的那家小店嗎?師傅把她約在那裡做什麼?還想兩個人吃一碗餛飩嗎?

“行,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江怡墨點頭。

中午!

江怡墨準時去了那家餛飩店,師傅已經先到了,他點了兩碗餛飩兩把勺子,江怡墨剛坐下來,餛飩就端上來了。

“今天怎麼是兩碗?”江怡墨還蠻好奇的。

不過這樣也好,不用尷尬的跟師傅吃一碗。

“那換一碗?”景沐辰笑了笑,他在逗小墨。

也不知道以後還有多少機會可以和小墨像現在這樣坐在一起。

“不了,不了,兩碗挺好的,嘻嘻。”江怡墨拿起勺子吃了起來:“咦,不是上次的肉餡?”江怡墨抬頭看著師傅,她瞬間就明白了,師傅突然很有心,和沈謹塵一樣,買菜的時候都記得買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