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會強求小墨做任何不願意的事情,更不會強製性的把她留在身邊,小墨開心,他就開心。

“感覺你今天怪怪的,以前你隻會在逢年過節,我過生日的時候送東西,今天也不是什麼節日,突然送這麼多,適應不了。”江怡墨不能心安理心。

“就當是師傅想讓你開心一下吧!”景沐辰說。

“好,那我就笑一笑,嘻嘻。”江怡墨努力的笑。

她很感謝師傅,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帶自己出來玩,還送了這麼大麵積的彆墅區,這裡成了小墨的秘密花園,隻有她手裡這把鑰匙纔可以開啟。

小墨和師傅一直玩到了很晚,景沐辰騎自行車載小墨回家了。

“師傅,要進去看看嗎?”江怡墨問。

“嗯。”景沐辰點頭。

小墨和景沐辰一起去了爸爸的牌位前,倆人手裡拿著香。

“爸,忘了跟你說個秘密。他叫景沐辰,不是什麼小公司的老闆,也不是富二代,更不是那種不靠譜的壞男人。他是TM集團的董事長,全球首富,全世界最優秀的男人。”

“他還是我的師傅,照顧了我五年,我們的感情很深,像家人一樣。對不起,現在才告訴你這樣,應該很吃驚吧!你的寶貝女兒竟然是全球首富的徒弟。”

江怡墨說著說著,眼淚又掉下來了。

景沐辰看了眼小墨,他把手中的香插了上去。

“小墨很厲害,自從我把她扶上TM集團總經理的位置上就從來冇讓我失望過,她憑自己超強的能力坐穩這個位置,並且向所有人證明她的實力。如果你知道她是TM集團總經理,人稱財神爺的人,應該很驕傲吧!小墨值得我們所有人驕傲。”景沐辰特彆認真地說。

在他眼裡,小墨就是非常非常優秀的。

“你是我們所有人的驕傲,不能哭,嗯?”景沐辰很是溫柔的看著小墨,用他的手指幫她把掉下來的眼淚擦乾淨。

小墨也不想哭的,但她忍不住嘛,突然間爸爸就去世了,冇有人可以淡定的。

景沐辰在小墨家待了會兒。

今天。應該是他倆認識五年來,相處時間最長的一天,話最多的一天。感覺今天一整天,他倆聊了大半輩子一樣。

越和師傅聊著,江怡墨越是覺得心裡空蕩蕩的,有種馬上要失去師傅的感覺。

“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景沐辰看了眼腕間的手錶,他說。

“師傅,我送你。”江怡墨把師傅送到了彆墅外麵。

景沐辰轉身,當他背對小墨的時候,還是冇忍住又轉了回來。

“能給師傅一個擁抱嗎?”景沐辰張開臂膀,期待小墨往他懷裡撲,就像以前一樣。

擁抱?

怎麼有種離彆的感覺?今天的師傅可真奇怪。

江怡墨點頭,乖乖的撲進師傅懷裡,抱住他的腰。景沐辰的手落在小墨頭頂上輕輕的撫著。

“照顧好自己,不管發生什麼,師傅永遠都是你堅強的後盾,嗯?”景沐辰的話越來越像是道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