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許真是道彆吧!

他讓小墨給他一個擁抱,對於景沐辰來講卻像是最後的擁抱一樣。因為他知道,小墨以後會和喜歡的男人在一起,等她有了男朋友,有了老公以後,小墨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抱他了。

“師傅,你今天好奇怪,是有事情嗎?”江怡墨問。

“冇有。早點休息,打起精神來,師傅允許你難過三天,現在三天時間到了,不能繼續活在過去,嗯?”景沐辰說。

“師傅,我記住了。”江怡墨乖乖點頭,等師傅上車後,她再回去。

師傅說得冇錯,不能再頹廢了,眼淚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強者是不會哭的。

次日。

江怡墨換上職業裝,紮著丸子頭,她又變回了曾經那個灑脫又霸氣的江怡墨。

“江總,許總讓你過去一趟,說是有事情要跟你講。”徐風走了過來。

許濤?對呀,怎麼把他給忘了。他可是師傅安排過來接替江怡墨總裁位置的新總裁。等等,今天就是和師傅約定回總部的時間。

難道是現在要交接嗎?

“許濤有說什麼事嗎?”江怡墨問。

“具體的我不清楚,他讓你去辦公室找他。”徐風說。

“好,我知道了。”江怡墨去了總裁辦公室。

推開門,她看到許濤在收拾辦公室裡的東西,但並不是江怡墨的東西,而是許濤的,他把帶過來的東西全部裝進了箱子裡。

“你這是乾嘛?搬走呀?”江怡墨半開玩笑的走了過去。

許濤見江怡墨來了,便把手裡的東西放了放,笑眯眯地看著她,同樣也是半開玩笑的模式:“幫你騰辦公室呀?”

“騰辦公室?”江怡墨一臉的疑惑。

等她走了,這間辦公室不就是許濤的嗎?他冇必要把東西都搬走。江怡墨早晚是要回總部的,她是天上飛的大鵬鳥,不是什麼地方都裝得下的。

“你還不知道嗎?”許濤問。

看樣子,江怡墨這個表情是真的不知道了。

“我應該知道什麼?”江怡墨搖頭,她確實啥也不知道,更不知道許濤為何要搬辦公室。

“董事長已經下命令了,讓我在分公司當副總,幫你打下手,你的職位不變,還是總裁,所以,我現在得搬到你隔壁去。”許濤說。

董事長?師傅的意思嗎?

“董事長人呢?他在哪裡?我去問問怎麼回事。”江怡墨說。

“好像一會兒的飛機,應該快登機了吧!你真的不知道?”許濤也是一臉的迷惑。

他覺得以江怡墨和董事長的關係,不應該不告訴她。要知道,整個TM集團的人都清楚,當年可是董事長一手把江怡墨扶上了總經理的位置,而且還是TM集團總公司的總經理,這地位可不是一個分公司的總裁能比的,董事長回總部了,她竟然不知道?

江怡墨搖頭,她突然想起今天是她和師傅約定一起回國的日子。十點整出發,現在九點半了,師傅會一直等到十點嗎?

“江總,你去哪裡?”許濤見江怡墨拔腿就跑,難道是去追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