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濤真是感覺怪怪的,董事長那麼忙,他要回總部那是遲早的事情,而且最近總部一堆的事情,董事長還能出來待這麼幾天,相當不容易了。許濤現在甚至是在懷疑,董事長來F國逗留,該不是衝江怡墨來的吧!

機場。

景沐辰高大的身影站在私人飛機旁,雙手背在身後,他一直盯著那個小墨可能會出現的方向。明明知道她不可能會來,他還是會等到最後一刻。

或許,是心中有執念,或許他真的很想帶走小墨,想給她更多的保護呀!但他做了選擇,讓小墨去選擇她喜歡走的路。

放手——很難,但他依舊得放。

景沐辰抬手,時不時的看一眼手腕上的表,現在是九十五十五分,離他和小墨最後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現在也冇有來,她肯定就是不會來了。

“董事長,時間不早了,總部那邊的人還在等你回去開會,咱們要現在走嗎?”助理又過來催了。

景沐辰的行程時間是真的很緊很緊,為了能在F國逗留幾天,他虧損了很多,拋開了很多,這次回去怕是忙到年前都不能休息半天。

“再等等。”景沐辰淡淡地說,他依舊注視著那裡。

“董......”算了,助理還是退下吧,反正董事長從來都不會聽他一個小跟班的話。

十點整。

江怡墨依舊冇有出現,景沐辰心裡那塊石頭突然掉了下去。這就是結局,證明他和小墨是真的今生無緣,隻能做師徒。

“走吧!”景沐辰轉身,上了飛機。

助理終於鬆了口氣,趕緊跟上,讓駕駛員馬上開飛機,免得董事長還磨嘰,時間真的不等他呀,董事長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機場門外。

江怡墨的車停在了那裡,她是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的,她風風火火的往機場裡麵跑,等她跑進來時,師傅的飛機已經起飛了。

江怡墨抬頭,看著空中的師傅,上麵有TM集團的標誌,師傅就在上麵坐著。

他應該很失望吧!對不起呀,師傅,暫時不能跟你回去,但我肯定是會回總部的,你說得對,F國並不適合我,這是一塊傷心地。

江怡墨站在那裡揮小手,飛機上的景沐辰怎麼可能看得見?他飛走了,回總部了,江怡墨在機場待了會兒,然後便開車往市區裡趕。

剛到TM集團門口,徐風就跑了過來。

“江總,江總,你看新聞了嗎?”徐風拿著平板。

“什麼事情?”江怡墨問。

看徐風急成這個樣子,應該是發生了很重要的事情纔對。

“江雨菲和沈謹塵離婚後她不是劃走了沈謹塵一半的財產自己還成立了一個什麼叫菲菲國際的公司嗎?前不久,江雨菲把其它公司融進了菲菲國際,她本想把菲菲國際做成F國最大的上市集團公司,結果......你猜怎麼著?”徐風說。

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

“講重點,我不猜。”

徐風趕緊把平板打開,遞到江怡墨麵前。

“菲菲國際現在出問題了,和他們合作的合作商和投資方全部都跑掉了,江雨菲最近又開了幾個大工程,本來想搞點大動作,結果現在全部出了問題,冇有人幫她,現在菲菲集團成了眾矢之的,一夜之間倒閉了。”徐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