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詭異?

江怡墨拿過平板過來,網上現在有很多報道,江雨菲的集團確實是最強製性關掉了,還欠了一屁股的債,現在集團門口全是要債的。

真是冇有想到,江雨菲處心積慮的從沈謹塵那裡劃過來的財產竟然一夜之間蒸發掉了。能有這個本事的人可不多,誰乾的?

“BOSS,你說這件事情會是誰乾的?這擺明瞭就是在整江雨菲呀,你想想,能一夜之間把江雨菲的公司整垮,讓那麼多合作人全部都違約,這可不是普通人乾得出來的。

剛開始我還以為是你乾的,現在看你這反應也不像,所以,到底是哪個好心人在幫你呀?”

徐風的話好多。

江怡墨直接把平板拍給他。

“你有這功夫,不如現在去工作,TM集團不養閒人。剛纔師傅走的時候特意問我要不要換助理,你說我是要換,還是不要?”江怡墨又拿換助理威脅徐風。

開玩笑。

徐風可是剛升了年薪,這個時候換工作不等於把他從天堂打入地獄嗎?

“BOSS,我這麼可愛,你肯定捨不得換掉我的對吧!我馬上就去工作,馬上,馬上,嘿嘿。”徐風拔腿就跑,不敢再多嘴,免得真的被BOSS換掉。

江怡墨回了辦公室。

今天,一整天,她都在辦公室裡麵待著,就好像突然之間就找不到事情做一樣。爸爸走了,現在連師傅也回總部了,心裡空蕩蕩的,總覺得缺點什麼。

江雨菲家裡。

江雨菲正在發飆,家裡的東西被她摔得差不多了,李修坐在沙發上抽菸,不停的抽,兩個人都很鬱悶。

“你說TM集團董事長跟江怡墨到底什麼關係?為什麼這樣幫江怡墨?”江雨菲雙手插腰,她不服氣。

TM集團董事長放話了,誰要是敢跟菲菲國際合作,就等於是在跟TM集團作對,那TM集團以後都不會跟它合作。

這麼一來,大家自然是放棄江雨菲,向TM集團靠攏。一夜之間,江雨菲的公司轉不動了,現在還存在很大一筆資金漏洞,如果想不到辦法,她和李修都是死路一條。

“我怎麼知道?”李修還煩著呢!

“你不知道?”江雨菲越看李修越生氣,直直的走了過去,用手指著他:“你整天除了跟在女人屁股後麵討好,還能做什麼?我能指望你什麼?一點用都冇有。”

江雨菲很氣,她怎麼就嫁給李修了?冇用的男人,指望不上。

“我冇用?”李修掐掉菸頭,直接站起來,一把掐住江雨菲的脖子:“這段時間要不是老子四處給你跑前跑後的,你能有這麼順利?出了事情就覺得我冇用了?我倆到底是誰更冇有用?”

啪!

李修抬手,直接一巴掌往江雨菲臉上甩。

以前,他不敢動江雨菲,因為她還有利用的價值。現在,江雨菲冇用了還看不起他,身為男人,冇幾個人受得了江雨菲的爆脾氣,是男人都會反擊的。

“李修,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江雨菲懷疑人生了,她被李修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