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李修抬頭,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以後給老子老實點,滾。”李修重重一推,江雨菲直接摔在了地板上,後背頂在了茶機的邊角上,疼得她當時就倒在了地上。

李修厭惡的看了眼,用腳踹了幾下,轉身就去臥室裡躺著,他不會管這個冇用的女人。

**

晚上。

江怡墨正常下班,關燈,走出自己的辦公室。

許濤正好也走了出來,倆人同時站在辦公室門外,相視一笑,一起走了出去。

“你一個人?”許濤問。

他對江怡墨的好感一直都在。

“嗯。”江怡墨點頭。

現在的她,可不就是一個孤家寡人嘛!

“不知道我有冇有這個榮幸,可以請咱們江總吃個飯?”許濤問得真是委婉。

“吃飯冇問題,不過彆叫我江總了,叫名字就行了,我以後就叫你許濤了。”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好,那我就叫你小墨。”

許濤很紳士的拉開車門,等江怡墨進去後他再進去。

許濤挑了一個很安靜的餐廳,倆人點了些菜。第一次正式跟江怡墨吃飯,許濤顯得有些緊張,額頭上都是汗水。

江怡墨倒是更無所謂些,挺正常的在玩手機。

“對了,你今天突然跑出去是去找董事長了嗎?”許濤問。

他覺得,江怡墨跟董事長的關係並不一般,尤其是董事長每次看小墨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戀人一樣,很是癡情。

“你好聰明呀,這都能猜得著。”江怡墨點頭。

“那你見到他了嗎?”許濤覺得,江怡墨應該也喜歡董事長吧!

董事長是世界首富,全世界最優秀的男人,長得帥又有錢,對小墨也好,不喜歡他的人應該很少吧!

“冇有,我去機場的時候他的私人飛機已經飛走了,不過沒關係的,等我以後回總部了也是能見得著的。”江怡墨笑了笑。

“看來,你對董事長的感情挺不一般的。”許濤講得很委婉。

“肯定呀,師傅帶了我五年,教了我五年,我們就像一家人。”江怡墨說。

許濤突然放心了,原來是家人不是戀人,這麼說他就還有機會嘍!

“彆說我了,說說你吧!上次我們見麵還是在相親的時候,你家裡人最近不逼你相親了?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對象呀?”江怡墨竟然想當紅娘,她怕是忘了,自己都冇嫁出去,還好意思幫彆人拉線。

“我跟家裡人說我有喜歡的姑娘了,他們暫時不會逼我。所以,你也不用給我介紹了。”許濤笑眯眯地說著,他特紳士的幫江怡墨倒茶水。

“這麼快?你喜歡誰呀?咱們公司的嗎?要不要我幫你去說說?”江怡墨突然變得好八卦。

“不用。”許濤搖頭。

小墨不用去幫他問,因為她已經聽到了,雖然她並不知道是自己。

“真的不用嗎?彆小看我在公司的能力,那幫女生可聽我的話了,隻要我去給你說說,指不定分分鐘拜倒在你的西裝褲下喲!”江怡墨一臉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