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弄得許濤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了,他便就這樣看著小墨,看到她笑就會覺得很開心,因為她笑得超甜的。

這時。

江怡墨的手機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江怡墨拿著手機去了一邊兒。

是軒軒打過來的電話,不知道晚上打電話有什麼事情,但是親兒子的電話,江怡墨肯定會接的。

“軒軒,有事嗎?”江怡墨捧著手機,聲音甜美。

軒軒舉著手機,看著坐在身邊監視他打電話的爹地,根本不知道要講什麼。因為電話是爹地讓他打的,軒軒完全就是個打電話的機器人。

“問她在哪裡。”沈謹塵用眼神告訴軒軒。

軒軒收到,點頭。

“姨,你在哪裡呀?”軒軒問。

“我在外麵吃飯,軒軒有事嗎?”江怡墨說。

軒軒趕緊用手捂著聽筒:“爹地,姨說她在外麵吃飯。”

“跟誰吃?問清楚。”沈謹塵又說。

軒軒又問:“姨,你是一個人嗎?”

“還有一位叔叔,軒軒找姨到底什麼事呀?如果不方便的話,晚上我可以去找你當麵聊。”江怡墨感覺軒軒怪怪的。

“冇,冇什麼,就是想你了,想聽聽你的聲音,姨,拜拜。”軒軒聰明的掛了電話。

“爹地,姨正在和一個超級無敵帥哥哥吃飯,現在怎麼辦?”軒軒問爹地。

其實,軒軒早就看出來了,爹地最近對姨的事情越來越上心,他肯定是對姨有意思。行吧!軒軒就委屈一下自己,當個小助攻吧!

“走。”沈謹塵直接站了起來。

他倒要看看,江怡墨在跟哪個帥哥吃飯,大晚上的還在吃。

“爹地,等我。”軒軒趕緊跟上。

飯店裡。

江怡墨打完電話坐了回去。

“不好意思,剛纔接了個電話。”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沒關係,菜也剛上,你嚐嚐。”許濤很自覺的幫江怡墨夾菜。

“謝謝,我自己來吧!大家都是朋友,就不用這麼拘泥了,不然我會覺得很尷尬的。”江怡墨是個爽快人。

“好。”許濤又幫江怡墨倒飲料。

他總是想對江怡墨好,幫她做一些簡單的事情,可能這就是喜歡吧,因為在乎一個人,所以就會情不自禁的想對她好。

十分鐘。

一個高大的身影和一個小可愛同時出現在餐廳裡。

江怡墨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左側身邊被什麼撞了一下,她整個人從椅子上被擠到了椅子的裡邊,然後一個男人坐在了她的身邊,倆人擠得緊緊的。

男人拿起江怡墨的筷子就開吃,簡直毫不客氣,跟餓死鬼投胎差不多。

“沈謹塵?你有病吧!”江怡墨無語。

大晚上的,沈謹塵帶著軒軒跑過來,就是搶吃的?拜托,在他家彆墅裡,什麼樣的東西吃不著?需要這個樣子?

肯定是腦子被驢踢過。

“被你傳染的。”沈謹塵突然把腦袋湊過去,真是嚇了江怡墨一跳,他的嘴差點親她臉上了,還好江怡墨反應快,趕緊把臉挪了挪。

有病,肯定是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