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姨。”軒軒坐在許濤旁邊,對著江怡墨揮小手手。

“軒軒。”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軒軒,她對沈謹塵和對軒軒完全是兩個態度。

“軒軒,你想吃什麼?姨給你點。”江怡墨招手,讓服務員把菜單拿了過來。

軒軒點了些他喜歡吃的菜,自己乖乖的坐在那裡吃東西。

江怡墨的筷子被沈謹塵搶了,隻能讓服務員再拿一雙。許濤有點尷尬,他感覺沈謹塵和江怡墨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懟像是在撒狗糧。

“小墨,我突然想起來公司還有點事情,那我就先走了,你們慢慢吃,我去買單。”許濤冇辦法坐在這裡,太尷尬了。

“這就走嗎?你剛纔也冇怎麼吃,要不打包一點吧!”江怡墨剛想站起來。

結果。

沈謹塵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按了回去。

小墨?他聽到許濤喊小墨?這也是他能隨便喊的?才見過幾麵呀,親熱成這個樣子,沈謹塵快氣炸了。

“不用,你們慢慢吃。”許濤說。

“行吧,那你先去,有時間我請你吃飯。”江怡墨客套一下。

結果。

沈謹塵又是一個凶狠的眼神殺過來,他直接用筷子往江怡墨嘴巴裡塞菜。這下好了,堵得江怡墨差點噎死,眼珠子都翻白了。

沈謹塵趕緊用手幫她拍,又給江怡墨倒水喝,嗆得江怡墨眼淚直冒。

軒軒默默的坐在對麵,心想,爹地好像把姨給得罪了,他怕是完蛋了。軒軒趕緊低頭猛扒飯,不參與這場戰爭。

“沈謹塵,你有病吧!想噎死我呀!”江怡墨真的要氣死了。

“你剛纔要不犯花癡,就不會被噎著。”沈謹塵抽紙,想幫江怡墨擦眼淚,結果被她給拒絕了,還一副凶巴巴的表情瞪著他。

“我在跟朋友吃飯,你莫名其妙跑過來,現在還拿東西噎我,結果還成了我的錯?沈謹塵,我招你惹你了?趕緊給我消失,不想看到你。”江怡墨氣死了。

朋友?

在江怡墨眼裡,許濤是朋友?嗬嗬,怕不是朋友那麼簡單吧!

“你把許濤當朋友,他把你當獵物,被人吃了都不知道。”沈謹塵轉身就走,醋意好大。

額!!

“軒軒,你爹是不是有病?如果有病趕緊帶他去看醫生,彆在我麵前發作,簡直可笑。”江怡墨嗬嗬噠。

軒軒也很尷尬呀!他知道爹地喜歡姨,可爹地好像不太懂怎麼對姨好,他剛纔是吃醋了,說明在乎姨,結果現在倒好,弄得姨不開森。

“姨,其實爹地冇病,他可能就是工作壓力太大了,你彆跟他一般見識。”軒軒弱弱的說。

“我要跟他一般見識,早就被氣死了。算了,我們繼續吃吧!吃完了一會兒我送你回家。”江怡墨笑眯眯地的軒軒夾菜。

母子倆單獨相處的時光,江怡墨很開森。

“對了姨,朵朵現在怎麼樣了?好幾天都冇有看到她,病治好了嗎?”軒軒突然放下了筷子。

軒軒和朵朵從小一起長大,雖然朵朵不會說話他倆交流的時間少,軒軒也不敢輕易帶妹妹玩,怕傷著她了爹地發脾氣,但畢竟是親兄妹,軒軒是關心朵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