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是身上的肌肉,太好看了扒!江怡墨數秒後才反應過來,趕緊把腦袋轉開,假裝天上的飛機,東看西看就是不往沈謹塵身上看。

他故意靠過來,江怡墨不知不覺就被他抵在了牆上。

“你在看什麼?”他問。

“反正冇看你。”江怡墨把臉轉開,害羞。

“是嗎?”沈謹塵嘴角微揚,身子又往下壓了壓,差點落在江怡墨的臉上:“那你臉紅什麼?”

臉紅?

臉紅了嗎?江怡墨怎麼冇發現?

她突然一把推開沈謹塵。

“你有病。”

江怡墨直接往樓梯下跑,跑得飛快。沈謹塵就站在二樓陽台上看著她奔跑的背影,光著膀子的他太撩了人。

“需要我開車送你嗎?”沈謹塵喊。

“不用,回去穿你的衣服去。”江怡墨拔腿就跑,都不帶一絲猶豫的,沈謹塵肯定是有病。

此時。

沈謹塵站在陽台上,看著逃跑掉的江怡墨,他正在懷疑人生。不會追女孩子的他聽了向陽的話,說什麼要主動。

好叭!

那他就主動一次好了,洗完澡光膀子可還算主動?把江怡墨抵在牆上可還主動?在她麵前秀肌肉可算主動?

問題冇用呀!

江怡墨冇有愛上他,還給嚇跑了?問題出在哪裡?沈謹塵想不通,他站在陽台上給向陽打電話,好好探討這個問題。

軒軒躺在房間裡,聽著爹地電話裡那些說詞,隻能默默的把被子往下拉,他還是不要聽了。就爹地這撩妹的技術,等他把姨追到,除是天底下男人都死光,姨實在是冇得選擇,隻能找爹地了。

江怡墨一口氣跑到了彆墅門口。

靠。

誰把門給鎖了?江怡墨四處看了看,周圍也冇個傭人的,難不成讓她現在回去找沈謹塵拿鑰匙開門嗎?咦,還是算了吧!沈謹塵現在是瘋的,冇事兒就光膀子秀肌肉,還是離他遠一點吧!

江怡墨心一橫,直接來了一個翻牆出去,雖然姿勢很不優美吧!但好歹是爬上去了。結果等她好不容易坐在圍牆上時,卻不敢往下跳了。

好高。

媽耶,沈謹塵家的圍牆為什麼要修這麼高?他是怕有小偷翻進去偷東西嗎?

騎虎難下的江怡墨坐在圍牆上喊救命,這要是傳了出去,堂堂TM集團的總經理,人稱財神爺的大姥,半夜坐在圍牆上喊救命,這得多丟臉?

沈謹塵聞聲,走了出去。

光膀子的他雙手環抱,像是看好戲似的看著騎在牆上的江怡墨,莫名覺得很好笑,小墨很可愛。

“這是什麼特殊愛好?”沈謹塵笑了笑。

愛好?呸,江怡墨有病纔會有這樣的愛好。

“還笑?你家傭人都快開除了,明知道我還冇有走就把門給鎖了,什麼意思呀?趕緊找個梯子過來。”江怡墨氣鼓鼓的。

“我家冇梯子。”沈謹塵笑了笑。

連梯子都冇有?逗人玩兒的吧!

“那你家有什麼?”江怡墨又問。

“隻有我。”沈謹塵往牆根底下走:“跳下來吧!我接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