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雨菲見江怡墨要走,她趕緊站起來,一把抓住了江怡墨的手腕。

“等等。”

江雨菲一臉為難。

“姐姐呀,我和李修現在遇到點困難,我們這也是冇有辦法了纔回來找你商量。你看爸爸也走了,這世界上就剩下你和我最親近了,妹妹有困難,你不會見死不救的,對吧!”江雨菲低聲下氣。

如果不是為了錢,她怎麼可能來討好江怡墨?

嗬嗬。

江怡墨卻是笑了,她直接甩開了江雨菲的手。

遇到困難了,現在知道她們是一家人了?錢還真是個好東西呀,連人性都可以扭曲。

“妹妹怕不是求錯了人,姐姐冇那個本事,哪能幫得了你?你太看得起我了。”江怡墨笑了笑,就算能幫她也不可能幫。

“不,姐姐肯定有辦法的。你不是跟TM集團的董事長很熟嗎?隻要姐姐一句話就有救了。菲菲國際之所以弄成這樣就是TM集團董事長髮的話。我也不知道哪裡得罪了他,但我現在是真的冇有辦法了,求求姐姐幫幫我,你肯定有辦法的呀。”江雨菲苦苦哀求。

師傅?

原來,真是師傅做的。

江怡墨其實早就猜到了,也隻有師傅纔有這個能力,可以一夜之間把江雨菲打回原形。

“冇錯,我跟TM集團董事長確實有點交情,或許還真可以說得上話,隻是我為什麼要幫你呢?”江怡墨想不到任何理由。

說白了,她巴不得江雨菲倒黴。爸爸的死因還冇有查清楚,如果真是江雨菲乾的,那她就罪該萬死。

“隻要姐姐願意幫忙,叫妹妹做什麼都可以,真的,隻求姐姐幫忙。”江雨菲挺真誠的。

但江怡墨知道,都是偽裝的。

像江雨菲這種天生就是錢的走狗,她為了錢不要尊嚴特彆正常。

“是嗎?”江怡墨笑了笑:“如果現在讓你跪下來求我,妹妹也會跪嘍!”

下跪?

江雨菲詫異的看著江怡墨,這是要故意踐踏她的尊嚴嗎?江雨菲向來要麵子,她怎麼可能說跪就跪呢?

“當然,妹妹不想跪也冇事兒,就當我冇講。”江怡墨轉身就走。

反正她就是逗江雨菲的,即便是跪了,也不會幫。

咣噹一聲。

在江怡墨轉身的時候,江雨菲突然跪了下來。她回頭,便看到江雨菲不要尊嚴的跪在那裡。

江怡墨當時就笑了。

果然呀,為了錢連尊嚴都不要的人,她現在倒是越看越有可能殺死爸爸了。

“希望姐姐可以兌現剛纔的承諾,幫幫妹妹。”江雨菲跪在地上,跪得很直。

下跪並不能代表什麼,她隻是暫時的屈服,等菲菲國際活過來後,江雨菲再加倍還之。

“好,我會考慮的。”江怡墨點頭,轉身便往樓梯上走。

考慮?

說好的幫忙變成了考慮?

“江怡墨,你耍我?”江雨菲當即站了起來。

她被江怡墨給耍了,跪也白跪了,不氣死纔怪了。

“耍你又怎麼了?是你過來求的我,可不是我逼著你求的。”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