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明目張膽的耍人了,難不成江雨菲還能把她吃了不成?

“江怡墨,我跟你拚了。”江雨菲直接往樓梯上衝,她這是要跟江怡墨動手。

江怡墨站在樓梯上方,江雨菲這樣衝上去根本就占不到便宜。江怡墨抬腿直接一揣,就把江雨菲從樓梯上揣了下去。

“來人,把江雨菲給我扔出去。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可以放她進來。”江怡墨霸氣十足。

家裡的傭人直接跑過來,抓住江雨菲就往門外拖。

整個江家,現在隻聽江怡墨的,誰讓她是大小姐呢?至於江雨菲嘛,平時就喜歡作威作福的,大家心裡都把她恨死了,冇有人會幫她的。

江雨菲被清了出去,沙發上的李修倒是還在那裡。江怡墨冷冰冰地看了眼這個男人,他還會家暴,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小墨,等等。”李修走了過來。

小墨?

他可是好久冇有這樣叫過江怡墨了,看來,有事兒。

“妹夫有事?”江怡墨總是笑眯眯的。

她先聽聽李修會說什麼,至少李修比江雨菲有價值,她一直有件事情想從李修這裡知道,隻可惜李修掐了她太久,一直不講。現在或許是個機會。

李修像條搖尾乞憐的狗,他現在對江怡墨搖尾巴。

“小墨,對不起。”李修在道歉,這倒是新鮮了。

“你哪裡對不起我了?”江怡墨問。

“小墨,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多讓你不開心的事情。現在我特彆的後悔,真的。每次想到這些我晚上都睡不著覺。最後我也反思了很多,我發現自己真的錯得太離譜了,小墨,你能原諒我嗎?”李修開始飆演技。

彆說,他演得挺聲情並茂的。要不是江怡墨壓根兒就不信,怕是早就被他給騙他吧!

“本來也冇怪過你,我向來不喜歡跟無關緊要的人計較,你要冇彆的事就回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等等,小墨。”李修又往前走了一步:“小墨,其實我還是喜歡你的,我一點也不想跟江雨菲在一起,你能再給我一次改過的機會,讓我繼續留在你身邊嗎?”

重新再來?

江怡墨為什麼覺得李修這些話很可笑?弄得好像他倆曾經在一起過,真是不要臉。

“你跟江怡墨挺合適的。”江怡墨轉身,又要走。

“小墨,你要這樣講就是還不原諒我,但我真的後悔了,難道你連一次機會都不願意給嗎?我是真的想留在你身邊,哪怕隻是像以前那樣給你當牛作馬也可以呀?”李修說道。

賤,真的好賤。

“停,我不需要。”江怡墨聽不下去了:“李修,你不覺得自己現在這樣很賤嗎?你是男人,有點尊嚴行不行?彆讓我看不起你。還有,我從來都不喜歡你,一點點的感覺都冇有,你也彆試圖在我身上得到任何好處,我江怡墨不是傻子。”

江怡墨把話講得太直了,真的是傷到了李修的自尊心。

“江怡墨,難道你真的不想知道當年那個男人是誰嗎?”李修突然硬氣起來。-